孫正義式風投是如何一步步垮掉的?

未來在面對其他用戶群體時,榮耀依然可以借助榮耀20青春版的經驗,通過硬件上的鉆研,結合營銷上配合,給予他們前所未有的體驗。

近日國內外有關“獨角獸”的戲劇性新聞,恐怕無人可與wework和51信用卡爭鋒了。前者曾是“聯合辦公空間新貴”,如今卻成了讓投資人爸爸含淚接盤的“不良資產”;后者倒是成功上岸(IPO)了,但作為地區“科技金融第一股”,依然沒讓警察蜀黍們省心。

他們的共同點是,都成就于高超的包裝,也正在因為信用資產的倒塌而變得一文不值(即使公司經營恢復正常)。

孫正義式風投是如何一步步垮掉的?

從高光時刻,到跨洋騙局,大抵太陽之下無新事。吃瓜群眾們經歷過“為夢想窒息”的賈布斯、“比特幣韭菜之王”李首富、一夜返貧諾依曼(wework首席執行官)等大佬們的相繼洗禮,內心早已千錘百煉,尚能淡定。

而“待價而沽”的資本,比如軟銀愿景基金和孫正義,就成為了全球群嘲的對象。摩根士丹利的首席美國股票策略師邁克·威爾遜聲稱,WeWork IPO的失敗,標志著一個時代的終結。他的中國同行則補充道,一個公司不盈利也可以獲得巨大的市場估值和慷慨的資金,這樣的資本“閃電戰”是時候結束了。

一群投資經理教世界首富(雖然只當了三天)孫正義做人,風投圈的畫風真是難以捉摸……

軟銀跌落神壇

作為wework“接盤俠”、決定再投它50億美元的軟銀,不可避免成為被群嘲的對象。有網友感慨,軟銀從阿里巴巴身上賺到的錢,恐怕都要虧在 WeWork 身上了……而這兩次投資,似乎也隔著時空形成了對這個時代,以及孫正義式投資風格的經典注解。

在wework翻車之前,很少有人會說這種一眼看去無利可圖的“閃電式投資”有什么問題,即使Uber的股價一直在翻車。畢竟阿里巴巴珠玉在前,京東、滴滴、O2O、共享單車等互聯網繁榮不正是依托這樣的投資思路,才得以蓬勃生長嗎?

在一個領域挑選出潛在贏家,然后大規模的持續資金注入,幫助其爭奪全球市場的支配地位,這種游戲規則曾經造就了無數巨頭,試問哪個三線以上城市的移動互聯網民沒有薅過“資本主義羊毛”。

只不過,軟銀更加激進。

孫正義式風投是如何一步步垮掉的?

自從2017年成立以來,它的許多數字都令人瞠目結舌,比如3年投出1000億美元,Uber估值一千億,slack估值230億……到底有多夸張呢?2018年全球晚期風險投資的中位數為3500萬美元,而軟銀牽頭或獨家進行的后期融資就有18輪達到3.5億美元及以上。

這種策略,掌舵人孫正義將之總結為“面向硅谷中心的閃電戰”。

這種接近壟斷定價權的投資方式,一度帶來了巨大的機遇。一方面,硅谷的風投人士一度少有人與軟銀爭鋒,使其手握不少前沿領域的優質標的。創業者們對孫正義的召喚趨之若鶩,正如Uber首席執行官達拉?科斯洛沙希在2017年接受軟銀100億美元投資后所說,“與其讓資本大炮對著我,不如讓資本大炮跟著我。”

但同時,這種加速增長與回購的打法,也將被投資的早期企業暴露在巨大的風險和資源浪費之中。

如果創業者拒絕軟銀的青眼,就意味著親手將“彈藥”送到了最激烈的競爭對手手上。然而對于尚屬早期的初創企業來說,還沒能在產品/市場匹配度、技術可靠性、供應鏈效率、業務流程穩定性和業務模型可行性等方面進行充分的實驗,來為商業盈利保駕護航。快速擴大業務規模也意味著大量不必要的增長成本,從而不斷累積成二級市場風險。

在全球大盤集體萎靡不振的大背景下,這些過去備受追捧但沒有明確盈利模式的“獨角獸”,反而最先成為被放棄的標的。

愿景依然擁有愿景

但是,愿景基金真的涼了嗎?僅憑幾個個例似乎很難得出這樣的結論。

孫正義的投資哲學很激進,也很玄學。2018年他曾經告訴記者,在挑選投資對象時他會“傾聽原力”……這使其資本游戲充滿了不確定性,但也成為最好的趨勢前哨。

除了wework、Uber、slack這樣的負面案例,至少愿景基金2018年額度最大的兩筆投資——字節跳動與阿里巴巴本地生活服務公司,目前看來經營狀況都還不錯。

除此之外,人工智能、機器人、物聯網等領域的尖端科技公司也有不少被愿景收入囊中。例如Brain Corp(深度學習)、Mapbox(開源地圖)、ARM和英偉達(芯片)等等。

孫正義式風投是如何一步步垮掉的?

在次大陸新生市場,軟銀的戰略布局也幾乎覆蓋了各種民生領域,比如在印度,投資了食品科技公司Zomato和Swiggy、教育科技創業巨頭Byju’s、酒店品牌OYO以及電商Paytm Mall等。其中電子商務企業Flipkart更是僅用一年時間就為軟銀帶來了180%的回報收益。

醫療健康這樣的“長線游戲”,愿景基金手里也握有不少籌碼,像是Guardant(癌癥篩查)、Roivant(新藥研制)、Relay Therapeutics(生物制藥)等。平安健康科技也已經順利完成了IPO。

從數據來看,軟銀集團2019財年前半期的營業凈利潤創下歷史最高紀錄,達到1.12萬億日元,是上個財年的3.6倍,其中愿景基金貢獻了絕大部分的利潤增長。

從成績來看,似乎很難得出“愿景基金是失敗的”這樣的結論。但其面臨的輿論環境與融資壓力一直在惡化,也是不爭的事實。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軟銀的第二支愿景基金甚至開始計劃向員工借貸,希望高管人員借出十倍以上的工資,孫正義也將其軟銀股票進行了部分抵押……

慘到這個程度,我們不禁好奇,外界對“獨角獸”的評判尺度究竟發生了怎樣天翻地覆的變化。

變得不是軟銀,而是風投圈的估值尺度

總的來看,變化主要集中在三個方面:

一是資金規模無法再快速兌換成競爭優勢。在愿景備受質疑的投資類別,如房地產、出行、送餐、貨運、酒店等類別中,資金競爭非常充分,這就導致軟銀及其旗下初創公司無法以壟斷定價和規模效應來快速清退競爭者。沒有占據能夠攫取最大利潤的市場支配地位,是“閃電戰”模式宣告失靈的首要原因。

二是資本武器無法搶救的商業模式。既然無法從競爭優勢中尋找利益,那么依靠企業自身經營快速推動擴張,是否可行呢?軟銀有過這樣的美好時刻,阿里巴巴只籌集了5000萬美元的風投資金,在運營的第三年現金流就變成了正,不需要大量注資就能保證穩定的經營現金流。而那些未經證實的商業模式(wework、Uber)、不充分的盡調(高管替換風波)、薄弱的競爭護城河(slack,wag),普遍利潤微薄,增長緩慢,細水長流的產業邏輯很難因為一時的擴張熱潮而改變,最后只能悄然轉變成愿景的賬面虧損。

孫正義式風投是如何一步步垮掉的?

三是潛力公司的退出機制變化。如果說上述幾個負面典型按“壞賬”處理,也不至于讓家大業大的軟銀傷筋動骨。真正讓愿景陷入籌資困境的,還是其核心投資領域AI等熱門技術賽道的市場變化。

過去AI公司融個一兩輪、再被收購推出,難度并不大。但隨著AI行業估值進入調整期,愿景很難通過舊的退出機制快速回籠資金。而醫療健康、自動駕駛、機器人等領域受限于技術本身的進化邏輯,沒有成熟應用場景,退出周期也比較長,短期內也很難將陷入困境的愿景拖出泥潭。

有人曾形容軟銀愿景基金就是電影《捉鬼敢死隊》(Ghostbusters)中四處游蕩捕獵的棉花糖人。

如今,愿景的“滑鐵盧”讓整個硅谷風投圈都可以松一口氣了。不過,愿景所面臨的困境,其他資本機構也并不能幸免,沒見我國“知名投資家”都開始“熱搜三連”教育創業者勒緊褲腰帶了么。

wework和軟銀的熱鬧看完也就算了,重要的是,接下來的日子怎么過?

給人精遍地的創投界提建議,我們自然無法擔當如此大任。對于廣大創業者來說,投資界的激進分子都不得不開始謹慎行事,即使反應再慢恐怕也有了過苦日子的心理準備。

通過采訪、《白洞計劃》等渠道,我們見過了許許多多在AI等領域的開發者與創業者,在投資熱潮褪去的當下,他們的困惑或許是產業的共同迷局。

孫正義式風投是如何一步步垮掉的?

比如投資市場回落,不少智能技術的細分賽道競爭日漸殘酷。不少早期公司也開始面臨技術變現的巨大壓力,但問題是,真正有價值的產業需求都開始向巨頭玩家傾斜。中小公司要么是有顛覆性的技術,要么依附并集成大廠的能力成為“整合商”。但由于其競爭優勢是建立在工程、市場等技術以外的維度上,門檻較低,于是就又陷入了“規模效應”“戰略搶位”的資本怪圈。

再比如,計算機視覺、語音識別等技術的成熟應用,也讓不少產業和城市改造需求打上了“已解決”的標記,在此基礎上,如何將技術產品化、構建市場營銷能力,是初創企業面臨的最大挑戰。

由此,我們可以大致總結一下AI初創企業迫切需要解決的兩大核心問題:

一是加強與技術大廠的合作。BAT華為在內的“技術平臺化”趨勢已經開始,AI產業圈地運動逐漸進入白熱化狀態,無論是頂級研發人才還是算法成熟度、計算能力、一手數據等,初創企業幾乎很難抗衡,聚焦應用層幾乎已成定局。

當然,“深耕產業”有時候就像一個標簽,想貼就貼了,半點不由人。但對于企業自身,要是自欺欺人式的“深耕”,那最終坑的還是自己。舉個例子,造價10萬的餐廳機器人,智能珠寶掛件等,就是智能創業路上一道道倒閉的風景線。

孫正義式風投是如何一步步垮掉的?

在資本普遍追求落袋為安的當下,初創企業的另一個重點就是發揮自己對產業的理解優勢,率先加強產業工程化的改造能力。提升應用場景內的獲客能力,變得非常寶貴。

不過針對業務細節的功能創新,往往都是在實踐中被逼出來、練出來的。比如在對紅蜻蜓皮鞋的智能化門店改造中,極視角的創始人和技術負責人往往需要親自到現場調試,包括攝像頭的角度、燈光音響等,從而切實發現技術落地可能存在的問題。在AI落地電力行業的過程中,圖知科技經常會跟合作方嚴肅地“吵架”,不斷磨合技術方與應用方的認知誤差……在產業端,我們聽到這樣接地氣、工程師赤膊上前線的故事還在不斷增加。

站在這個加速洗牌的時間節點,或許是時候忘記那些嘩眾取寵的“獨角獸”們,為那些真正存活下來、俯身傾聽產業真實心跳的創業者們喝彩了。

本文來自腦極體投稿,不代表錦鯉財經立場,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uuhtrq.icu/home/8092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聯系我們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捕鱼达人千炮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