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一年蒸發8000億人民幣,以太坊礦工還在挖礦嗎?

凜冬將至?礦場何去何從?

不到一年蒸發8000億人民幣,以太坊礦工還在挖礦嗎?

簡介:在過去的一年里,以太坊從 1259 億美元市值到現在不足百億美元,蒸發了接近 8000 萬人民幣,在這樣的形勢下,維持區塊鏈運轉的礦工們還在嗎?

好消息是,以太坊礦工還在,只是賺的少了很多;壞消息是,有的礦工正在利用某些策略獲取更多利潤。在利益面前,礦工們開始改變策略來獲得更多利潤,以太坊空區塊數量從 9 月份開始暴漲了 5-7 倍,有的礦池以挖空塊為主要盈利方式,一年挖出的區塊中有 86% 的區塊為空塊。

原文作者:Bogdan Gheorghe

發布于:Medium – A Minor Winter,以下為區塊律動 BlockBeats 為各位提供的原創翻譯:

‘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一個最壞的時代,

這是一個智慧的年代,這是一個愚昧的年代,

這是一個信仰的時期,這是一個懷疑的時期,

這是一個光明的季節,這是一個黑暗的季節,

這是希望之春,這是失望之冬,

人們面前應有盡有,人們面前一無所有。’

雖然在過去的幾個月數字加密貨幣交易市場的熊市有所緩解,但是人們依然認為接下來會有一波大跌幅,投資者和礦場會紛紛離場,流言四起,人心惶惶。

但是從數據中我們(原作者)注意到這一離場趨勢并沒有那么嚴重,礦場也找到了在利潤不變的情況下的生存之道,即開采空區塊。我們通過統計數據分析了為什么這種行為是有利可圖的,并且確認了那些遵循這種實踐方式的主要參與者。

凜冬將至?礦場何去何從?

在過去的六個月中大家都在關注以太坊的價格下跌,這是人盡皆知的事情。我們決定繞到幕后看一看,以便更好地理解最近幾個月發生的事情對礦場和礦坑的實際影響。就讓我們深入礦井之中,去一探究竟過去幾個月中地底世界的真實情況。

區塊數量保持穩定

從過去六個月中的網絡高級視圖中顯示,區塊的數量保持在相同的水平,每天處理的交易數量也保持在大約 60 萬。

但是這并不意味著挖礦活動量保持不變,以太坊的難度調整算法在不斷調整挖礦難度,使區塊產生時間保持在 10-19 秒的穩定范圍內。因此,當區塊的數量隨著時間的推移被計算出來之后,區塊的挖礦速率總是保持穩定的。

采礦活動減少

與此同時,難度和算力的下降也能反應出采礦活動的下降——不過這并不一定表明礦工數量的減少,但是它肯定反映出了挖礦設備數量的下降。這里所說的‘礦工’是指在區塊鏈上開采區塊的地址,而不是指代它背后真實的個體。在大多數情況下,這些地址是礦池,其中有數百個個體注冊用戶提供他們分散的算力。

難度衡量的是礦工在開采區塊時需要解決的任務的復雜性。算力則是指整個網絡中礦工的計算能力總和。當采礦活動減少時,算力就會減少,因此在解決與以前相同難度的問題時,所用的時間就會增加。用來度量難度的單位是 TH(萬億次哈希,或萬億次嘗試的解決方式)。因此網絡算力總和其實是所有礦工算力的總和,它以每秒數萬億次 hashs 來度量。

不到一年蒸發8000億人民幣,以太坊礦工還在挖礦嗎?

從上圖中我們可以看到,隨著算力在網絡上的波動,任務處理難度也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變化,在 9 月和 11 月都出現了兩次較大的下跌,下面的散點圖也顯示了類似的正相關關系。

不到一年蒸發8000億人民幣,以太坊礦工還在挖礦嗎?

每個區塊的處理難度和算力的散點圖顯示了它們兩個之間存在明顯的正相關關系,正如我們在前面的理論解釋一樣。一個有趣的發現是這些散點圖分成了兩簇,平均難度的發散值大約是 3200TH。我們認為這一結果反映出了礦工在面對網絡難度大幅度調整時的反應滯后,尤其是在其上升時期。從圖二中我們可以看到處理難度出現了兩個陡峭的斜坡(9 月與 6 月),兩者都發生在 3200TH 左右,而橙色線條顯示出的算力并未能及時跟進調整,因為時滯而反應滯后。

無論何時如果平均難度出現大幅下降,礦工都可以及時反映,在算力夠用的情況下停止繼續貢獻算力,如若平均難度提升事情就不一樣了,礦工難以估計這一波難度提升何時才是個頭,所以可能就會高估(出現在 9 月)或者低估(出現在 6 月)。圍繞這一模式可能還有更多的解釋,還有更多的假設需要進一步研究驗證。

礦工(礦池)數量保持穩定

下表顯示出了不同的礦工地址的平均數量在最近并沒有明顯變化,這可能表明礦工對不景氣的加密貨幣市場狀況的反應并不是直接退出,而是采取了縮減策略。這是一個好跡象,這可能表明他們對于區塊鏈網絡的信心并未動搖。

不到一年蒸發8000億人民幣,以太坊礦工還在挖礦嗎?

這也是意料中事——畢竟,他們仍然身處局中,仍然追逐利潤,因此按照最初的設計,當利潤率下降的時挖礦活動就應該隨之下降。挖礦設備需要大量電力供應,這增加了礦工的成本。

此外,當以太坊投入產出利潤比低于某一閾值后,背后的考量應該是這樣的:如果我是一個礦工,每個月支付 X 數額美元的電費去挖出 1 以太坊,如果 1 以太坊市場價格低于 X,那我為什么要費勁自己去挖,不如直接買。

采礦個體(隱藏在礦池之后)的數量下降

另一種量化礦工工作量縮減的好方法就是,計算向礦池貢獻算力的個體礦工所支付的款項數目,即礦池給礦工打款情況。在前面的圖表中我們可以看到,這個數字出現了清晰而平穩的下降趨勢。

下面顯示了按照算力計算的排名前五的礦池的一些指標,對于其在今年上半年和下半年的指標進行了比較。

不到一年蒸發8000億人民幣,以太坊礦工還在挖礦嗎?
不到一年蒸發8000億人民幣,以太坊礦工還在挖礦嗎?

  (原圖過長,已截成兩段)

  他們的一個共同點就是他們所支付的賬戶數量明顯減少了,減少最多的是 F2Pool(魚池)。

不到一年蒸發8000億人民幣,以太坊礦工還在挖礦嗎?

讓我們以如今最大的礦池 Ethermine 為例,根據上圖顯示,其每日支付的數量在不斷減少。我們之所以能在其中看到峰值,是因為 Ethermine 對參與挖礦的地址采取的是每周結算一次,這就使得支付日當日的額外交易數量會增長 20%-25%。不過就算包括了那些數值較高的日子,其平均支出仍然維持在 0.15-0.16 以太坊。

不到一年蒸發8000億人民幣,以太坊礦工還在挖礦嗎?

礦池正在挖掘空區塊嗎?

另一個可以凸顯采礦生態系統變化的指標就是最近開采的空區塊的數量增加。為何礦工要有意采取這種策略,給大家介紹幾種可能的解釋及其可能產生的影響。

不到一年蒸發8000億人民幣,以太坊礦工還在挖礦嗎?

開采空區塊能帶來更多利潤嗎?從統計上來看答案是肯定的。

從礦工的角度來看,礦工在一定時期內的平均總報酬是由三個不同部分組成的:區塊報酬(約占 89%),費用報酬(約占 2%),偶然的叔塊報酬(約占 9%)。要計算一個礦工從每個區塊中得到的平均報酬,最好的指標就是區塊報酬與叔塊報酬(包括它們各自的平均費用)——加權每個礦工各自的叔塊報酬率(因為每個礦工的叔塊報酬率都不同,所有本文舉例僅僅使用平均值)。

我們算出了 3.03 以太坊這個數值,截止 2018 年 12 月 11 日,以當前以太坊對美元的匯率來算,這筆收入價值 275 美元。這大概就是一個礦工在每個區塊中得到的收入。我們還比較了區塊的平均生產時間,發現對于那些交易事項較少的區塊而言,平均生產時間更短,對于那些交易事項少于 10 個的區塊,平均區塊生產時間僅僅為 9.8 秒。而自今年 6 月以來,所有區塊的平均生產時間為 14.5 秒。

與此同時,在此期間被開采的 11741 塊空區塊的平均耗時為 13.2 秒。

此外,由于耗時較短,空區塊給礦工提供的安全保障就是使其有較低的可能性被認證為叔塊,但是卻更有可能因為時間的優勢而成為主鏈的一部分。

因此,考慮到礦工利潤回報的話,開采空區塊比開采普通區塊效率更高。

誰在開采空區塊?

如果進一步仔細觀察,我們就會注意到在過去的6個月中有103名礦工在開采這11741個空區塊。

不到一年蒸發8000億人民幣,以太坊礦工還在挖礦嗎?

其中排名前五的地址為:

F2pool_2 (1st?—?0x829bd824b016326a401d083b33d092293333a830),

Etherdig (2nd?—?0x8d35067233605bef6069191ae0922d134ff80d48),

Ethermine (3rd?—?0xea674fdde714fd979de3edf0f56aa9716b898ec8),

Dwarfpool (4th?—?0x2a65aca4d5fc5b5c859090a6c34d164135398226)

Nanopool (5th?—?0x52bc44d5378309ee2abf1539bf71de1b7d7be3b5)

其中有 3 個((F2Pool_2, Ethermine 和 Nanopool))都是目前算力排名前五的礦池,這一點都不足為奇。從下表中我們可以看出在 F2Pool_2 中突出地顯示出了空區塊產量的大幅度增長。正如我們在上文中從排名前五的礦池中總結出來的,他們同樣也是下半年里表現最差的礦工。

不到一年蒸發8000億人民幣,以太坊礦工還在挖礦嗎?

進一步深挖,利用更多的空區塊這一事實直接反映了平均 Gas 消耗的縮減(注:Gas 可以理解為以太坊中的交易費用),我們可以根據 ETH – USD 價格圖表繪制出 F2Pool_2 區塊的瓦斯用量。

不到一年蒸發8000億人民幣,以太坊礦工還在挖礦嗎?

上圖集中反映出了 F2Pool_2 交易策略的明顯變化,以及伴隨著而來的在 3 月底、6 月底以及 7 月和九月的幾次大幅下跌。現在我們就將這些價格與 ETH – USD 價格比較一番看看:

不到一年蒸發8000億人民幣,以太坊礦工還在挖礦嗎?

通過跟蹤最大的下跌趨勢,我們注意到了 3 月、7 月和 9 月呈現出了相同的下跌模式。所以很顯然,F2Pool_2 采用了一個非常價格敏感的交易包含策略。

然而,排名第二的空區塊開采礦場 Etherdig 并沒有使用這種策略來適應價格波動,它只是將挖空區塊作為自己的主要模式。他們在 2018 年整年中平均開采了 86% 的空區塊(相比之下 F2Pool_2 的這一比例為 5.5%)。

不過,作為算力排名前五礦池中的‘榜樣’SparkPool,并沒有成為挖空區塊的重要玩家。

譯者:區塊律動BlockBeats 0x4

本文來自區塊律動BlockBeats ,責任編輯:提魔西,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錦鯉財經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聯系我們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捕鱼达人千炮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