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互聯網軍備賽打響 不止是上網這么簡單

本周,三星表示,希望發射4600顆微型衛星,為用戶提供低成本的互聯網接入。太空互聯網,這項聽起來很科幻,但已經處在實施中的計劃,再一次走到我們面前。

把時間撥回到2015年6月28日凌晨。麥克·薩福彥(Mike Safyan)和星球試驗室(Planet Labs)的9名同事聚在舊金山辦公室里吃早餐,那天是星期天,所以公司沒有開門。

但是這個周末的早晨對于薩福彥和他的同事們來說卻非常重要,因此他們都沒有留在家中。星球試驗室創立5年有余,主要生產小型繞地衛星。飛往國際空間站的SpaceX無人太空飛船上搭載了公司的8只小型衛星。

如果一切按計劃順利進行的話,這些衛星將在1個月內并入公司的繞地衛星群之中。現在這個繞地衛星群已經有36只衛星在運作了。

餐廳的大屏幕電視被打開了,薩福彥在跟一些新來的員工聊過去發射衛星的事情。薩福彥在加入星球試驗室之前曾是NASA的一名航天工程師。倒計時開始了。

當地時間7點23分,點火兩分鐘之后,不詳的情況發生了。屏幕上到處都是濃煙。出狀況了。Falcon 9號火箭在佛羅里達州卡納維拉爾角的NASA肯尼迪航天中心上空爆炸了,爆炸后的碎屑落入了大西洋。

餐廳里一片死寂,所有人都驚呆了。

薩福彥說:“這是一種無聲的沖擊,這是一個難以置信的時刻,然后大家的心情直線下落。大家彼此面面相覷,都意識到這是千真萬確的,發射失敗了。”

遇到各種艱難險阻對于新興公司來說是很正常的,尤其是科技初創公司。但是太空事業的快速發展和高度神秘說明公司遇到的困難只會更大一些。

要想成功地發射一枚火箭,那么火箭首先必須達到10倍音速的速度而不破裂,然后宇宙飛船還要飛行兩天才能抵達國際空間站。

SpaceX的創始人埃隆·馬斯克(Elon Musk)當時表示,火箭爆炸是由一個結構上的故障引起的,但是相關的調查還是進行之中。

如果發射成功的話,宇宙飛船抵達距離地球250英里的國際空間站之后,宇航員就會從飛船上取走衛星并將它們送入軌道,然后地面上的系統就會開始與衛星建立聯系并判斷它們是否完好以及是否工作正常。

星球試驗室的目標非常遠大。公司的目標是最終在軌道上放置足夠多的小型衛星來拍攝整個地球每天的更新視圖。

比較棘手的問題是,發射經常被推遲,有時還是災難性的。就在最近一次發射失敗的8個月以前,Orbital Sciences的一艘飛船就曾在發射后不久而起火,摧毀了星球試驗室的26只衛星。

馬斯克說,Falcon 9火箭的下一次發射要在幾個月后才能進行,推遲發射將造成數億美元的損失。

太空互聯網軍備賽打響 不止是上網這么簡單

太空大戰烽火燃起

盡管災難降臨,但是很多人依舊保持著樂觀。想想能夠看到地球每一個角落的實時畫面所帶來的好處,人們沒有理由不保持樂觀。這意味著人們將在氣候變化監測、航線監測和部署救援任務等方面做得更好。

星球試驗室的三位聯合創始人都是NASA的前雇員,其中一位名叫羅比·辛格樂(Robbie Schingler)的創始人稱:“它可以讓人們更深入地了解哪里出現了問題并在這些問題發展成災難之前采取行動進行化解。”

對沖基金經理、環保人士、政府機構和房地產開發商都非常看好和垂涎這一計劃的潛在應用前景。

硅谷的風險投資家們對此下了重注,據市場研究機構CB Insights稱,他們今年在與太空有關的公司身上投入了17億美元。即便去掉SpaceX籌集的10億美元投資,這個市場今年吸引到的投資總額仍然是過去3年吸引到的投資額總和的兩倍多。星球試驗室在今年4月完成了一輪融資,規模為1.18億美元。

從目前來看,谷歌(微博)和Facebook都在努力實現自己的設想。在過去的一年里,這兩家公司制定了讓互聯網覆蓋全球的計劃。今年,斯里蘭卡政府宣布與谷歌達成協議,通過高空氣球向這個島國提供WiFi。Facebook則公布了無人機Aquila,該無人機能從平流層發送互聯網信號。

谷歌的Project Loon和Facebook的Internet.org都試圖解決同一個問題:互聯網通過智能手機和可穿戴設備進入了人們的日常生活,變得越來越重要,但是全球仍有三分之二的人口不能連上互聯網。這兩家公司希望為未接入互聯網的人口提供廉價上網方式,熱氣球和無人機成為了這兩家公司的選擇。

這聽起來有點像科幻電影中發生的事情,但是,偏遠農村和世界上的遙遠角落能用上廉價互聯網的時代已經離我們不遠了。斯里蘭卡外交部長在一份聲明中稱,“再過幾個月,我們將能準確無誤地說:斯里蘭卡,已覆蓋。”無論是通過氣球還是通過無人機,在不遠的將來,不管你在地球的哪一個角落,你都能用谷歌進行搜索,或者收到Facebook的通知。

硅谷風投公司Lux Capital的聯合創始人彼得·赫伯特(Peter Hebert)表示:“將會有很多公司在這項基礎性技術的支持下被建立起來。這是一個將要延續幾十年的巨大浪潮。”

除了星球試驗室之外,Lux還投資了研究太空無線頻譜應用技術的Kymeta和軟件初創公司Orbital Insights,后者同時還得到了谷歌風投的支持。

馬斯克更瘋狂 私企也要搞“太空競賽”

這個產業的轉折點是2012年。當時,SpaceX Dragon成為訪問國際空間站的第一艘商業宇宙飛船,激發了鐘愛企業家的科幻小說的無限想象。

太空科學家們開始成群結隊地離開NASA,尋求各種機會在這些宇宙飛船上面上建功立業的機會。如果SpaceX承擔起為國際空間站運輸補給的任務的話,那么它的這些火箭同時能夠將哪些東西送入太空呢?

這個問題應該這樣來看:SpaceX和第一檔次的宇宙飛船公司,比如Orbital Sciences以及俄羅斯的一批開發商,已經為構建未來的互聯網鋪平了道路。

就像電腦為很大一批軟件公司以及數十款云應用依托的Amazon Web Services的發展鋪平了道路一樣,私人宇宙飛船就是培養這些前所未有的新公司的基礎設施。亞馬遜創始人貝索斯甚至還開辦了他自己的太空公司Blue Origin。這家公司已經在4月份成功地完成了首次測試。

再加上云計算的快速增長、大數據分析的出現、移動設備電子元件價格的迅速下滑和編程社區的繁榮發展,太空與人們之間的距離迅速被拉近了。

SpaceX的網站上的資料顯示,2016年發射一次Falcon 9火箭的成本大概是6120萬美元。有望在今明兩年起飛的Falcon Heavy火箭將成為世界上最強大的運營級火箭。它的發射成本約為9000萬美元,還不到市面上同等級火箭發射成本的三分之一。

發射成本的下降導致了發射頻率的上升,這樣開發商就能不斷地測試和改進他們的產品。星球試驗室將這個過程稱作是“靈活的航空”。

太空互聯網 你以為真是上網那么簡單嗎?

Orbital Insights的創始人、首席執行官詹姆斯·克勞福德表示,隨著象星球試驗室這樣的衛星廠商將越來越多的小型衛星送入軌道并且不斷提升成像質量,各種全新的商業機會將漸漸顯現。例如,他已經開始設法去評估中國的建設速度和全球油輪上儲存的原油數量,而這只是一個開端而已。

克勞福德說:“你能夠馬上開到每一塊土地并了解其產量,或者馬上看到每一片森林中的每一棵樹并了解到砍伐的進度。”

全球森林看護(GFW)是世界資源學會下屬的一個項目,它迫切地想要把這項技術投入實際應用。自從去年設立以來,GFW就一直在使用政府衛星提供的圖像來提高森林的能見度,以及幫助全世界各國了解亂砍濫伐的問題及其成因。

該組織的主席克里斯托·戴維斯(Crystal Davis)表示,GFW正在測試Orbital Insights的深度習得技術,并且預計最終將獲得星球試驗室的圖片資源。

目標是從利用在一年時間里獲得的圖片來分析亂砍濫伐情況轉向根據實時圖片數據來預測和改變亂砍濫伐的行為。企業們也想了解隱藏在它們產品背后的供應鏈以及它們對環境的影響。

例如,棕櫚油是冰激凌的一種重要成分。在馬來西亞和印尼等國家,人們將森林砍伐殆盡,轉去種植棕櫚樹。

戴維斯說:“當聯合利華利用棕櫚油來生產Ben Jerry的冰激凌時,它們必須能夠始終跟蹤棕櫚油的供應,一直到種植環節。向聯合利華這樣的企業有很強的實力向供應商施壓。”

種植園主們也需要搶先行動。衛星圖像一直是農業中的一種工具,但是現有的衛星圖像比較有限,而且有些陳舊。

全球性農產品經銷商Wilbur-Ellis與星球試驗室在今年2月簽訂了一份協議,內容是幫助農民更準確地管理他們的產量。星球試驗室的小型衛星群建成之后,Wilbur-Ellis就能每天發出最新的衛星圖片,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一個月才更新2到4次。

Wilbur-Ellis的副總裁邁克·威爾伯(Mike Wilbur)表示:“如果一名農學家可以看到一天前拍攝的衛星圖片,那么他還是能夠有所作為。”

威爾伯預計,在2016年種植期來臨之前,星球試驗室的小型衛星群中將有足夠的衛星來為客戶提供一整套全新的工具。

這對于陸地上的應用固然不錯,但是對水域的作用呢?畢竟,地球上大約四分之三的地方都被水覆蓋著。

天氣模型分析、航線跟蹤和非法捕魚都是一家名為Spire Global的初創公司想要解決的問題,它擁有數量眾多的海事衛星。

創立于2012年的Spire比Planet Labs還要年輕一些,到目前為止它總共才部署了4顆衛星。但它最近從Promus Ventures和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等投資者那里籌集到4000萬美元的資金,這樣它就可以在今年下半年將20顆衛星送入軌道,預計到2017年底的時候,這一數據將增加到100顆。

Spire的首席運營官克里斯·維克(Chris Wake)稱:“當我想到穿越大洋的輪船時,我所掌握的關于這艘輪船以及它上面裝載的價值數十億美元的貨物的數據肯定沒有走鄉串鎮的UPS卡車的數據多。我們專注于海運,因此我們可以開始對全球海洋進行實時跟蹤了。”

宇航員吐槽:國際空間站網速類似撥號上網

國際空間站是一個技術奇跡,幫助人們更好地了解宇宙。然而,盡管國際空間站自身技術先進,但一位著名宇航員透露,國際空間站上的互聯網接入非常落后。

美國宇航員斯科特·凱利(Scott Kelly)在接受美國CNBC財經電視臺采訪時表示:“這一互聯網連接介于老式撥號上網以及當前的高速互聯網服務之間,這并不理想,而工作情況也很不穩定。”

現年51歲的凱利目前正在執行一項任務,在太空停留近1年時間。這是美國人在太空停留時間最長的記錄。他將于2016年3月與俄羅斯宇航員米哈伊爾·科爾寧科(Mikhail Kornienko)一同返回地面。

在太空的342天中,凱利將參與行為健康、視覺損傷,以及身體活動能力等方面的研究。然而,他無法用上快速可靠的網絡服務。

他表示:“某些時候你需要有耐心。當我們有通信覆蓋時,我們就可以訪問網絡,但我們并非總是有網絡。或許,每小時有約45到50分鐘,我們可以訪問地面上的互聯網。”

美國宇航局(NASA)表示,互聯網連接的斷續是由于,空間站距離某些地面站的距離在不斷改變。NASA一名發言人表示:“國際空間站需要與地面通信才能上網。由于國際空間站與地面站之間的相對位置變化,有時這些通信會中斷。”

NASA還談到了,為何太空中的互聯網只能提供撥號上網時代的網速。“在一定程度上,網速較慢是由于,國際空間站需要額外的安全措施,確保國際空間站上可查看的互聯網數據安全而完整。”不過隨著太空互聯網計劃的不斷實施,宇航員或許能最先享受到這一科技成果。(林靖東、李瑋、翼飛編譯,孫實整理)

本文為錦鯉財經平臺原創文章,作者:提魔西,文章不構成投資建議,未經授權,嚴禁轉載。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聯系我們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捕鱼达人千炮版 快速赛车选号方法 22选5中3个号多少钱 11168期博彩老头 赛车开奖 重庆幸运农场计划 股票涨跌根据什么来的 好彩1开奖号码 手机捕鱼游戏注册送分 股票涨跌原理 一波中特最准网址 黑龙江11选五走试图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软件下载 赛车pk10开奖数据 广东快乐十分彩经网走势图 多乐彩出号 腾讯欢乐捕鱼蒸汽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