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商業、技術與人文三叉路口的實體書店

來到復蘇的黃金時代了嗎?

呼朋引伴、逛街吃飯,是假期必不可少的體驗之一。作為一個日漸沉穩,并且喜歡搞點文人墨客勾當的文字愛好者,現在總是會下意識地路過花團錦簇的服裝、人聲鼎沸的咖啡館,拐進各大品牌書店的大門。

站在商業、技術與人文三叉路口的實體書店

不用費心觀察就能發現,與2013-2014年大批民營書店倒閉的痛心疾首相比,如今大眾目之所及的書店已經完全不是昔日的“吳下阿蒙”了。大批連鎖書店相繼在二三線城市擴張,面積裝潢服務陳列等等無不在無聲地傳達著三個字——我很闊。

實體書店,來到復蘇的黃金時代了嗎?

實體書店的倒掉與崛起

書店、花店、咖啡店,是文藝青年創業夢想的三個頭號殺手。不過區別在于,與早已涌現出無數互聯網顛覆者的鮮切花與咖啡市場相比,同樣在轉型中的書店,似乎還是傳統品牌的天下。

縱觀近幾年崛起的實體書店品牌,擁有160家門店的西西弗,不斷擴張的言又幾,文青最愛的貓空,時尚品牌打造的方所等等,亦或是臺灣的誠品,日本的鳶屋,美國的亞馬遜,無不是在非網絡時代就有了一定規模與擁躉。

很顯然,實體書店有著與其他“小清新”同行們不同的發展歷程與轉型模式。

首先讓我們回到現代實體書店的黃金時期。

伴隨著1988年新華書店開始全面改革,過去只能隔著柜臺看到圖書封面的閉架消費宣告結束,開放式的實體書店開始迎來蓬勃發展。

站在商業、技術與人文三叉路口的實體書店

到了上世紀90年代后期,市面上除了新華書店這樣大而全的書城,還出現了數萬家各具特色的獨立主體書店,其時,書店所代表的是一個城市的文化印記。去臺本逛誠品,去南京找先鋒,去杭州逛楓林晚,去上海看季風,北京有萬圣和庫布里克……此外,一些提供非圖書消費的書吧,如“貓的天空之城”也開始冒頭。

然而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當時間來到2009年, 當當、京東等一批互聯網平臺開始線上銷售圖書,直接拉低了圖書零售打折的水位,實體書店開啟了一番生死存亡的掙扎浪潮。

同樣的東西,更低的價格,不大的時間差,情懷黨再熱淚盈眶,也沒必要跟高速成熟的電商體驗和自己羞澀的錢包過不去。而面對市場競爭的壓力,許多實體書店不得不“實體困局大潮”中引頸就戮、大量死亡,其中不乏風入松、光合作用這樣的明星書店。

中華全國工商聯合會書業商會調查顯示,截至2011年的10年里,有近五成的民營書店倒閉。上海三聯韜奮書店2011年全年銷售1100萬元、36.44萬冊書,所得利潤36萬元,其總經理曾感慨,每本書賺不到一塊錢。

海外書店業也沒能獨善其身,那幾年美國最大的連鎖書店巴諾書店銷售額連續下滑,第二大連鎖書店博德斯宣布破產,關閉了旗下的數百家門店。

時間的流逝終于讓業內人士意識到,屬于傳統實體書店的時代已經徹底過去了,消費者不到實體書店買書的意愿,已經不可逆轉。重創之下,唯有斷尾求生。

在強烈的求變求生動機下,部分先進分子的探索,為這一波實體書店的崛起奠定了基本商業模式。

變革潮中舊貌變新顏

如果今天走進一家書店,可能很少再見到坐在臺階上蹭書的人群,還有雜亂無章快要傾倒的陳列,恰恰相反,寬敞明亮的書店飄蕩著蛋糕和咖啡的香氣,才是這一屆同學們熟悉的高顏值書店的樣子。在大家都欣喜于書店的黃金期回歸時,可以看到,這一波書店崛起,主要體現在三個特征:

1.文化空間化。

簡單來說,就是書店不再是單純賣書的場所,而是混業經營,將自己打造成一個以書為主題,同時容納拍照、餐飲、文創、興趣活動等聚合的文化空間。根據《2018-2019中國實體書店產業報告》顯示,在排名前十的書店中,只有1家是只賣圖書,占比僅為1.61%,絕大多數書店已經走向包括咖啡、文創文具等更多元品類經營。

站在商業、技術與人文三叉路口的實體書店

2.經營資本化。

新的商業模式給了書店講故事的可能性。一方面,2016年開始國家開始大規模鼓勵書店建設,推出了實體書店發展扶持基金,免征圖書批發、零售環節增值稅等優惠相繼落地。同時,許多互聯網知識經濟項目的實體化也吸引了商業資本的入局,比如“單向街”書店改名“單向空間”,獲得了千萬美元的風投;我本人也在景區看到了樊登讀書會書店這樣的“新物種”。在青島出版集團、中信出版集團與京東的戰略合作協議,就包含了聯合開辦線下書店的規劃。因此,這一輪實體書店的復興,與資本的助推不無關系。

3.品牌連鎖化。

急于尋求體驗轉型的實體商城MALL,普遍需要引入娛樂、餐飲等非購物的優質城市休閑空間,書籍和閱讀正好契合消費升級、人文追求的契機,得以在各線城市的高人流量MALL中全面開花。一批以西西弗、言幾又、中信書店、貓的天空之城書店等為代表的實體書店連鎖品牌迅速發展。同時,一批傳統的商場連鎖門店,如日本雜貨品牌無印良品、服飾品牌例外、SKP商城等,都相繼增設或創辦了自己的品牌書店。

凡此種種,都進一步給了實體書店“燎原”和回歸的可能。《2018-2019中國實體書店產業報告》顯示,2018年開店數量最高的大型連鎖書店,年度新增店鋪數量達到100家以上。未來一兩年,國內擁有百家以上店面的大型連鎖書店數量很可能達到10家以上。實體書店已經來到了最好的時候嗎?

實體書店的未來野望:再一次改變一座城市

想要得到問題的答案,顯然不能只看那些高大敞亮、大把融資的連鎖書店。當我們將目光轉回到網絡書店、新華書店與品牌連鎖書店夾層中的民營書店,會發現這些“大多數”所面臨的的生存局面依然令人憂心。

一方面,這些書店基本還在延續以賣書為主的商業模式,既無力抵抗互聯網的沖擊和虧損,又無力或不愿升級改造成大型商業資本的造物。等待它們的,或許仍是時代淘汰的巨輪。

而那些承載著城市新文化消費體驗的書店,又是否高枕無憂呢?

不難發現,MALL形態的書店中,書籍更多起到的是引流的作用,反而是空間、文娛、飲品等的收入和利潤,都在大幅度拉低書籍的營收比例。這也導致書店在圖書品類、陳列上的體驗開始出現同質化,往往緊盯暢銷書、流量讀物,這對于實體書店來說,這是很危險的。因為書是吸引人們走進門店的首要目的。如何在保持多元化經營的同時吸引讀者,增加圖書銷售,對于書店來說未嘗不是一個在商業與人文中的艱難平衡。

從這個角度看,說實體書店全面復蘇,還為時尚早。

與此同時,我們看到還有一些奇軍在繼續探索。比如北京發行集團前不久打造的新華生活+24小時無人智慧書店,是針對社區點位的人工智能解決方案,讓圖書零售的能效與覆蓋率有了新的想象。

站在商業、技術與人文三叉路口的實體書店

天貓圖書與上海志達書店和杭州博庫書城聯合打造的“新零售”書店樣板,除了流程自動化之外,通過個性化的算法推薦,向讀者挖掘并推薦相關延伸書籍,以期進一步提升書店坪效。

在商業模式方面,書籍作為天然的興趣聚合類產品,通過為電商引流并付費,也能為實體書店帶來“零邊際成本”的額外收入,提升利潤率。比如當當就通過實體書店的強大客群基礎來為電商平臺引流,并將線上的銷售和閱讀大數據作為實體書店選品備貨和陳列的依據。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業態是,在大型連鎖書店日趨綜合的趨勢下,一些風格清晰、主打圈層人群或垂直社交的主題型書店開始崛起。北京面向女性群體的雨楓書店近年來就組織過書法、手工、音樂等各種與主題相關的活動與服務,未來健身書店組合進健身工作室和健身房,美食書店融合生鮮與烹飪培訓,旅行書店連接出行咨詢策劃和旅行社,包括兒童、藝術、外語、科技、生活美學等等都有可能為連鎖書找到更多以書籍/知識為載體的商業可能性。

現在是不是實體書店最好的時代?誠實的說,站在這個社會資本為書店業拼命補課的擴張階段,我們很難認為一切是成熟而穩定的。但正如伍迪艾倫在《午夜巴黎》中所說的那樣——(我們)總是會想象另一個時代才是黃金時代,如果留在現在,總是不盡如人意,因為生活本來就是不盡如人意的。而我們所有人,都會在這些探索者的迷茫與堅持中,在這場山高路遠的集體冒險中,收獲良多。

本文來自腦極體投稿,不代表錦鯉財經立場,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uuhtrq.icu/kol/8014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聯系我們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捕鱼达人千炮版 北京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甘肃快3下载 黑龙江6+1基本走势图 内蒙古快3今日预测豹子 福彩排列7历年开奖结果 黑龙省11选5开奖结果 易配资平台 黑龙江11选5任5遗漏号码 上海时时乐开奖时间 幸运飞艇直选计划在线计划 广西11选5开奖号码公告 湖北快3软件下载 青海11选5基本走势 上海快三形态走势一定 福建31选7奖金 四川体彩金7乐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