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原創音樂,等一個春天

如今的音樂平臺在切入整個產業鏈,尤其是對內容源頭愈發重視

中國原創音樂,等一個春天

無論在哪個歷史時期,優質的原創音樂都是音樂藝術的生命力所在。遠的,無論巴洛克時期、古典主義時期,還是浪漫主義民族樂派,經典音樂皆為原創。原創音樂養育了巴赫、海頓、莫扎特、貝多芬、德彪西、柴可夫斯基等音樂大師。

近的,我們耳熟能詳,香港的許冠杰、羅文, 譚(詠麟)、張(國榮)、梅(艷芳)、陳(百強),四大天王;臺灣的羅大佑、李宗盛,周杰倫;內地的崔健、魔巖三杰,王菲,許巍、樸樹……

歷史證明了,優質的原創音樂和歌手,會穿越時間,經久不衰。

2004年的金曲獎上,《葉惠美》問鼎了對創作人來說很有分量的最佳專輯獎,周杰倫小步跑上臺接過獎杯,給他頒獎的正是他年少時代的偶像羅大佑。類似的原創音樂傳承,成為經典定格在歷史瞬間。

然而,中國原創音樂走過懵懂時期和純真年代,卻漸漸少了些許理想、激情和抱負。從唱片時代到磁帶,從磁帶到數字音樂,音樂行業頻繁接受科技的洗禮。造成音樂行業青黃不接的,不是時代語境,而是原創音樂內容匱乏以及音樂產業鏈條的不成熟。

小眾原創音樂人仍難獲得體面的回報,優秀的創作人缺少打磨作品的環境,而優質的原創音樂內容更是淹沒在流媒體平臺里,偶爾的爆款過后沒有后續成氣候的體系支撐。不解決這些問題,原創音樂就很難擁抱充滿生機的春天。

所幸,中國的音樂平臺正在努力改變這一現狀。騰訊音樂娛樂集團攜手Sony/ATV索雅音樂版權舉辦了「極星國際音樂創作營」。在為期一周的創作營里,徐夢圓、吉杰、張遠、麋鹿王國和宋黛霆等內地新銳藝人與曾為Alan Walker,Alicia Cara, Charlie XCX, 悻田來未、東方神起、Super Junior、Got7、張惠妹、陳奕迅等巨星打造歌曲的十幾位海外優秀制作人和詞曲作者組成的「音樂制作人聯盟」合作,創作了數十首曲風多樣的歌曲。

中國原創音樂,等一個春天

10月25日,騰訊音樂娛樂集團副總裁及內容合作&版權管理部總負責人潘才俊,騰訊音樂人總經理、資深樂評人王磊出席了此次創作營的「樂創不凡」音樂共創分享會。潘才俊談到,希望通過與Sony/ATV索雅音樂版權的合作,去打造更多優質的內容,去扶持真正的好音樂,為中國原創音樂發展再度加碼;騰訊音樂娛樂集團也希望通過與Sony/ATV索雅音樂版權的這種「內容共創」的形式,吸引更多海外優秀的人才刺激中國原創音樂行業,并將中國原創音樂推向世界。,

原創音樂內容在困境中掙扎,同時也走到了前所未有爆發機遇的前夜。

黎明前的黑暗,中國原創音樂的痛點

癥結在哪里?

究其根本,是中國音樂市場環境尚不成熟。從源頭看是音樂人的學習環境,以及創作環境的不成熟。中國很長一段時間,并沒有形成很好的音樂職業系統。這也就是為什么,很多做音樂的人,純粹是出于對音樂的興趣,或者來自家庭的鼓勵。學校雖然提供一部分音樂教育,但在應試教育的環境中,音樂從來都是小眾冷門。

即便是已經出道的歌手,很多也都沒經受過專業的音樂訓練,抑或是沒有更國際化的學習平臺。而原創音樂內容是音樂產業發展的基石,中國雖擁有龐大的音樂消費市場,但在生產和供給能力上卻難以支撐用戶的需求。

當然了,盡管音樂人作為一種職業,還沒有形成像醫生、律師這樣成型的教育系統,但這并不影響仍然有很多熱血青年走上音樂這條道路。他們中很多人面臨的問題是,即使創作出好的音樂作品,但卻鮮有人問津。對這些小眾或獨立音樂人來說,傳播和運營都是痛點。

即便解決了上述問題,搞音樂的人仍然因為收入問題身兼數職無法全情投入。很難測算因為收入這件事情,我們錯失了多少本可以在原創音樂上有長足發展的音樂人。

從中國傳媒大學音樂與錄音藝術學院去年發布的《音樂人生存現狀與版權認知狀況調查研究報告》中可以看到,三成音樂人音樂收入為0,音樂人的兼職率高達70%,音樂創作收益低廉和此前與唱片公司買斷的合作方式令分配次數過于集中是導致其兼職的重要原因;音樂人認同:全世界音樂人都一樣,95%的音樂人無法僅靠音樂收益來養活自己。

中美音樂人收入差異懸殊,中國音樂人平均收入僅為美國音樂人的1/11。究其根本,版權保護體系的健康成熟、良性的盈利模式、完善的版稅分配體系、音樂教育的高度重視是美國音樂產值高居榜首的基石,也是美國音樂人高收入的保障。

音樂人是音樂行業的核心,如何促進他們進行創作與生產,并且讓優質音樂內容獲得相匹配的回報,是目前中國音樂產業發展面臨的最大問題。

音樂節目帶來了改變,但仍有局限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原創音樂的拐點出現,往往和媒介的演變密不可分。

因大眾傳媒的發展,線下演出的興起以及海外唱片公司的介入,原創音樂在摸索中進行。特點則是:什么都有熱情,什么都會三分熱度轉瞬即逝。

音樂從來都是精神食糧的剛需,這也就是為什么從電視時代到移動互聯網時代,音樂類綜藝層出不窮。不過,不管是選秀還是真人秀,此前的音樂節目都是以翻唱為主,比如快男超女系列,《中國好聲音》、《我是歌手》、《蒙面歌王》等等。改編固然是一種創新,但改編始終不是音樂的來時之路和未來。

當然,《中國好歌曲》的出現,曾給了行業一絲曙光。節目誕生了不少實力創作者兼歌手,比如以《野子》走紅的蘇運瑩、代表作《卷珠簾》的霍尊等。但這些原創曲目只是短暫火了,而創作人本身在節目播出后,多少又陷入市場沉寂。

緊接著是更為網生的音樂節目再次帶動原創音樂的熱潮。網綜《中國有嘻哈》、《明日之子》、《這就是原創》,推動唱作部分取代了演唱。用戶也開始對不斷翻唱的模式產生了一定的審美疲勞,他們的音樂內容消費習慣在發生改變和遷移。

音樂節目帶來了改變,但仍有局限,聚光燈下,是幸存者偏差。原創音樂人想要成為更職業化的存在,僅僅依靠一檔爆款網綜是不夠的。怎么樣把一定運氣成分的偶然轉化成優質音樂內容沉淀的必然?

原創音樂內容仍是第一生產力

個人或一時的爆款節目,之于整個音樂行業來說仍是「杯水車薪」,但他們帶來的改變仍是重要的,它讓我們重估原創音樂的能量。

盡管中國與美國、日韓的音樂創作環境不同,音樂平臺之間存在差異化,但相同的是,優質的原創音樂內容永遠是第一生產力。

技術的變革曾經讓全球音樂產業受到沖擊,但在更多程度上推動原創音樂變革。

這與上世紀70年代磁帶替代唱片時非常相似,但是隨后在內容獲取門檻降低、用戶基數大量擴張的帶動下,必然會創造新的行業規模,數字音樂帶給原創音樂的是更大的增量。

在增量變大的基礎上,需要做的就是提高質量。騰訊音樂娛樂集團正在做的事情就能很好說明這點,也正好能針對前面所述痛點「對癥下藥」。應該說,騰訊音樂娛樂集團正在從產業鏈的各個環節和各個細節著手,為原創音樂提供基礎設施。

于上游,與版權公司、音樂廠牌、獨立音樂人深度合作,比如這次「極星國際音樂創作營」就可以給中國的音樂人提供海外交流平臺。現在,騰訊音樂娛樂集團作為數字音樂的領航者,讓中國音樂和音樂人走出去是其應該為行業肩負起的責任。

于中游,如王磊在分享會致辭中表示的一樣,騰訊音樂娛樂集團愿意發揮「伯樂」的作用,為藝人帶來更多曝光、推廣的機會。騰訊音樂娛樂集團建立了「一站式」的音樂娛樂平臺,圍繞用戶對「發現、聽、唱、看、演出、社交」在內的六大場景提供服務。區別于單一的流媒體,騰訊音樂娛樂集團還擅長音樂直播、音樂社交等等。

同時,通過「內容共創」的方式,騰訊音樂娛樂集團讓小眾原創音樂,走向大眾。這次創作營,也是「內容共創」中重要的一環。一方面為「音樂+影視」、「音樂+游戲」、「音樂+藝人」等打造精品化內容的泛娛樂矩陣提供堅實的基礎,為音樂內容市場提供了新鮮血液。另外一面,也是為好的音樂找到了合適的承托場景。

我們看到,越來越多的音樂,因為與影視劇情、游戲格調互融,而更富有原創力和傳播力。比如,在《陳情令》成為爆款,陳情男孩的盛世美顏刷屏網絡的過程中,《陳情令國風音樂專輯》在騰訊音樂娛樂集團三大音樂平臺的銷售量突破了2500萬首。

在游戲玩家拿著各自的本命英雄在峽谷馳騁的時候,無限王者團成團覺醒曲《Wake Me Up》點燃了無數玩家的斗志,無限王者團成為了首個登上Billboard中國音樂榜的虛擬偶像男團。

于下游,騰訊音樂娛樂集團擁有海量的用戶,付費用戶的比率越來越大。音樂下游業務的數字化其本質是互聯網對傳統音樂產業鏈的二次沖擊,即在渠道端線上化過程基本完成后,消費端業務的線上化,以此形成良性循環。利用科技創新和產品創新,騰訊音樂娛樂集團為用戶創造了更加多元化的音樂生態環境和更為豐富的平臺玩法。

不久前,周杰倫新歌《說好不哭》發行兩周,銷量破千萬首。數字專輯在騰訊音樂娛樂集團旗下三大平臺連續創下的付費記錄,讓原創音樂有了來自用戶消費端給到的底氣。

音樂博主「金屬樂界DEMOGORGON」說:「數字專輯是實體專輯的延續,只是換了個載體而已。我們支持創作者、支持自己熱愛的音樂、支持整個音樂產業能有更好的未來,光靠口頭空喊是不夠的;創作者、演奏者都要生活,而光動嘴支持,無論誰都是活不下去的。

而回到原創音樂上,從騰訊音樂人成立至今除了傳播的輔助外,主張和助力讓原創音樂人尋夢并獲得可觀收益。騰訊音樂娛樂集團不僅在渠道上給予原創音樂人支持,更盤活了旗下多個音樂平臺的變現渠道,包括付費歌曲分成、數字專輯、廣告分成、直播收入、伴奏分成、巡演贊助、禮物打賞等,幫助音樂人得到更好更多的收益。

原創音樂和音樂消費用戶形成了雙向互「哺」的關系。用戶用付費行為支持原創音樂,創作者以更優質的音樂內容反饋給用戶。據騰訊音樂娛樂集團財報顯示,2019年,其平臺一季度在線音樂付費用戶數為2840萬,同比增長了27.4%;截止二季度,在線音樂付費用戶數已提升至3100萬,同比增長33%。

付費專輯模式和流媒體會員制并不沖突,二者的核心都在于,以付費制推動音樂產業鏈最上游的原創音樂內容的創作和生產。

音樂產業亟待一場全鏈條升級

用戶對于原創音樂類型的傾向,已經反映出了中國原創音樂市場趨勢的變化,精細化內容的深耕,將會成為未來泛娛樂的關鍵詞。

歷史數次音樂產業迭代的邏輯來看,磁帶取代唱片,數字音樂取代磁帶都類似,都是由技術+服務型的平臺來驅動的。

只是,與前兩次變革不同,如今的音樂平臺在切入整個產業鏈,尤其是對內容源頭愈發重視。

此次「極星國際音樂創作營」,是騰訊音樂娛樂集團全面連接音娛產業,拓寬服務邊界的又一體現。騰訊音樂娛樂集團對原創內容的重視,對技術的投入,對服務的升級,是產生屬于這個時代語境的原創音樂的前提,也是原創音樂人能夠勇敢投身這個行業并且獲得相匹配的流量和物質回報的前提。

滿足了這個前提,中國原創音樂的春天也就不遠了。

本文來自吳懟懟投稿,不代表錦鯉財經立場,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uuhtrq.icu/kol/8099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聯系我們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捕鱼达人千炮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