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點燃導火索,兄弟公司神州租車迎大變局

瑞幸咖啡的“造假”風波,引發了廣泛的連鎖反應,影響最直接的是原“神州系”的相關公司

?

6月1日早間,神州租車有限公司(神州租車,00699.HK)公告稱,董事會已獲大股東神州優車告知,神州優車已于5月31日與北京汽車集團有限公司(北汽集團)訂立一份無法律約束力的戰略合作協議。伴隨著這份協議達成,此前與華平資本的收購計劃也宣告終結。

根據神州租車披露的消息,北汽擬收購神州租車不多于4.507億股股票,相當于神州租車已發行股本的21.26%,大概是大老板陸正耀在神州租車的全部股權,這也意味著神州租車徹底剝離神州系。陸正耀為何選擇此時出售自己的股權呢?

聯系到同屬神州系的瑞幸咖啡的處境,這些也就不難理解了。

瑞幸咖啡的“造假”風波,引發了廣泛的連鎖反應,影響最直接的是原“神州系”的相關公司。瑞幸造假公告一經發出,神州系關聯公司當日即受沖擊,股價大跌;隨后瑞幸被勒令退市,神州系公司受到更多牽連。為避免影響,神州系上市公司加速了與神州系做切割的步伐。

作為神州系的代表性上市公司,神州租車首當其中。很多人說,神州系大廈將傾,神州租車易主應該歸罪于瑞幸造假,但結合各方面因素來看,這個說法有些片面。

從神州租車自身的條件看,它本身也存在不少問題。因此,甩賣神州租車股權到底是陸正耀順水推舟還是神州租車被迫賣身,尚難定論。不過,站在當下來看,神州系岌岌可危,神州租車的自身動向更為外界關注。

瑞幸只是讓神州租車受池魚之殃

5月19日,瑞幸咖啡公告稱,公司于5月15日收到納斯達克上市資格審查部門的書面通知,決定對其施行摘牌。這距離其2019年5月17日上市,剛剛一年時間。

從2017年創立、風光上市再到停牌退市用時僅四年。用一句古話講:“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其興起的速度與衰敗的速度都很快。

4月2日瑞幸咖啡的一則公告正式拉開了其衰敗的帷幕。瑞幸咖啡在公告中自曝存在22億的財務造假,公告消息無異于一枚“重磅炸彈”,迅速在美股市場掀起風暴,處在風暴中心的瑞幸及站在瑞幸背后的“神州系”不可避免受到殃及。

公告發出之后,瑞幸咖啡市值一夜之間蒸發掉了49.5億美元(350億人民幣),從高高的“神壇”跌落,頓時面目全非。

作為神州系的關聯企業,神州租車首當其沖。4月2日瑞幸公告,4月3日神州租車的股價即跌去70%,并在隨后停牌。4月7日,神州租車發布無關聯聲明,也沒有起到太大作用。

瑞幸造假一周后,神州租車的股價仍然在2港元上下徘徊,租車行業也醞釀著新的格局。

作為汽車租賃行業的頭部玩家,神州租車異常變動,讓窺伺的外部玩家開始蠢蠢欲動。

4月8日,悟空出行聯合創始人朱旭表示,悟空出行不久前剛拿到國際連鎖汽車租賃品牌安飛士的中國區獨家品牌許可授權。此外,一些外部玩家也開出價碼商談收購事宜,4月初緋聞對象就有OTA巨頭攜程、吉利等多家企業,都在預備做自己的租車業務。

看起來,瑞幸咖啡造假這個意外的“大雷”只是湊巧劈到了“無辜”的神州租車,讓其蒙受池魚之殃。但實際上,瑞幸暴雷更像是導火索,成了引爆神州租車的那根引線。

業績慘淡才是“被拋棄”的真相

在神州租車與北汽的戰略合作協議達成的同時,神州租車的財報也如期發出。財報顯示,2020年第一季度它的總收入為人民幣13.25億元,去年同期則為人民幣18.5億,同比減少28.3%,營收下滑近三成。

凈虧損1.88億元,去年同期凈利潤為3.9億元,同比由盈轉虧。業績慘淡,固然與疫情的影響有關。不過,通過神州租車的過往表現來看,它也并沒有表現出太多亮眼之處。

在最新財報中有披露說明,光今年1月-5月的已清償的債務就達到了20個億,未來每個月還有2個億的債務有待清償,而截止3月31日,其現金及其等價物還有33億,神州租車暫時還有清償能力,但情況也不太樂觀。

從公開資料來看,2012年神州租車第一次IPO未果,原因是大量投入廣告營銷的神州租車(神州特有的高舉高打的策略),非但沒有盈利,反而是債臺高筑,當時財報顯示其資產負債率高達95.81%,并且在臨上市的前一年還虧損1.51億元,2012-2013年,其凈虧損也達到了1.32億元、2.23億元。

后來雖然得到聯想資本的協助,暫時度過了危機,但是虧損問題始終沒有得到很好的解決。2016-2018年,成立網約車公司神州優車(即神州租車的母公司)之后,兩者資本相互騰挪,虧損更加嚴重。

神州租車長期不賺錢、業績慘淡,對于陸正耀而言,選擇此時將神州租車賣掉,不過是順水推舟而已。畢竟,在陸正耀運籌的資本棋局之上,羸弱的租車業務不過是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

資本棋局之中,神州租車只是棋子

瑞幸咖啡的轟然倒塌,打破了神州系戰無不克的資本擴張神話,而神州租車正是塑造神州神話的第一個經典案例。

在神州租車殺入租車市場的時候,作為汽車租賃市場布道者的一嗨租車,早已建立起了穩固的堡壘。但神州租車采取高舉高打的策略,不斷激進擴張、大規模輿論造勢,實現簡單粗暴獲客,這種近乎野蠻的打法讓其很快就后來居上,跑到了一嗨租車等諸對手的前面。

但與此同時,企業債臺高筑,經營風險大增。這時候,聯想資本及時出手,不僅給與貸款,還對神州租車的付息債務提供無息擔保,其總額超過了41億元,利率低于銀行利率。聯想旗下華平資本帶著2億美元投資,成為當年該領域最大筆融資,有了聯想的背書,此后又引入了國際租車巨頭赫茲的加入。

有了雄厚的財力,神州租車實力大增,借勢大力拓展市場終成行業霸主,最終在2014年成功赴港上市。神州租車的經驗后來被復制到了神州優車、瑞幸咖啡等公司上面,神州系這種以資本做局、營銷開路的玩法越到后期就越純熟,操作起來也就越膽大,這為瑞幸的敗局埋下了伏筆。

瑞幸暴雷之后,神州租車加速與神州優車做股權切割,先后傳出將被攜程、吉利收購的消息,后來均不了了之。中途還曾傳出由原股東華平資本接盤,不過在與北汽簽署戰略協議之前,華平資本已解除了對接盤的限制。由此,北汽將成為神州租車的控股股東,如果不出意外的話,神州租車將會轉到了北汽的手中。

有意思的是,神州租車與北汽牽手、與神州優步切割的消息剛一放出,神州租車當日的股價就大漲26%,創造了新的歷史記錄。由此可見,“去神州系”也是大勢所趨。

不過,對于身在資本棋局的神州租車而言,無論最終歸屬于誰,它都只是資本棋盤上的一枚棋子而已。只在有必要,被用來棄車保帥未嘗不可。

花落誰家,塵埃未定

整個神州租車的崛起過程中,處處顯示著各種波詭云譎的資本預謀和巧取豪奪的運籌之道,急速擴張也將風險隱于暗處。在增長即正義的資本市場,這種操作得到了豐厚的回報,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的人間奇跡(比如,創立僅18個月就上市的瑞幸)。

就連今天回看神州租車,也不得不佩服其力量之強大。強到你都分辨不出來,到底是高資本運作導致了租車業務虧損,還是租車虧損導致了更多的資本運作。不過,疏漏既然存在,就必然有被曝出來的一天。瑞幸暴雷,資本市場用腳投票,信譽漏洞如同多米諾骨牌掀翻一堆堆砌的“資本怪物”。

對于神州租車而言,當下脫離或許對各方均有好處,但能否順利進行則是另一回事了。此前“緋聞對象”杳無音訊,而最新與北汽簽下的戰略合作協議,也不具有法律約束力,可見其變數仍然存在,未來能否取得實質性進展,還不好說。

最新消息,就在神州租車大量放出與北汽合作的消息之時,北汽卻還沒有同步信披。這意味著神州租車擺脫神州系之后,未來究竟將花落誰家,仍然很難確定。

文/劉曠公眾號,ID:liukuang110

本文來自劉曠投稿,不代表錦鯉財經立場,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uuhtrq.icu/kol/9291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聯系我們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捕鱼达人千炮版 北京赛车pk10稳赢计划 股票上涨趋势图 真人麻将游戏排行 百度时时彩开奖表 河北福彩20选5预测 VIP二码中特 有哪些正规的股票配资平台 排列五专家预测99%准确 15选5开奖结果 龙王捕鱼只打龙王炮 长沙麻将二五八 北京pk开奖历史结果 黑龙江6+1app 网赚兼职 欢乐岛棋牌游戏 街机电玩捕鱼赢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