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街財報:曾經電商第四極的直播末路

蘑菇街昔日“電商第四極”的光環正在逐漸消失,怎么在時代大浪中生存已經是蘑菇街迫在眉睫的問題。

近日,蘑菇街發布了2020財年第四季度及全年業績報告,不出意外的蘑菇街又虧損了。

根據財報數據,蘑菇街2020財年總營收為8.353億元人民幣,和上年同期相比下滑22.2%;凈虧損為22.236億元人民幣,上年同期凈虧損為10.853億元人民幣。

在第四財季蘑菇街實現營收為1.19億元人民幣,和上年同期相比下滑45.3%;凈虧損為1.419億元人民幣,上年同期凈虧損為1.408億元人民幣。

在電商重要的618大戰即將到來之際,持續虧損的蘑菇街,不停招兵買馬想要通過直播電商重振旗鼓。只是,蘑菇街不免要面對赤裸裸的現實:現在的蘑菇街還有足夠的底氣重回電商第四極的寶座嗎?

賺錢是難題

蘑菇街財報顯示,在這一季度中其又面臨著虧損的問題。有著“中國時尚電商第一股”、“電商第四極”各種高大上稱謂的蘑菇街,自上市以來始終沒有能實現盈利。

現在面對疫情的沖擊,蘑菇街顯得不堪一擊。

蘑菇街營收的兩大支柱傭金收入和營銷服務收入,在第四財季幾近直接垮掉。財報數據顯示,在第四財季蘑菇街的傭金收入為6630萬元人民幣,和上年同期的1.165億元人民幣相比減少43.0%。

蘑菇街表示傭金收入的減少主要是因為,疫情對電商平臺的沖擊以及對品牌商戶傭金的豁免。還有盡管直播業務相關的GMV增長,帶來了一定的傭金率,但是由于市場業務的放緩這一部分傭金率也被抵消掉了。

同樣,蘑菇街的營銷服務收入受到疫情的影響出現下滑態勢。根據第四財季的財報數據,營銷服務收入為1820萬元人民幣,和上年同期的7130萬元人民相比直接下滑74.4%。

而出現同比大幅下滑的原因除了疫情影響之外,還有蘑菇街業務重組導致。

除了傭金收入和營銷服務收入兩大重頭,蘑菇街還有一項其他收入支撐。在第四財季中。蘑菇街其他收入為3440萬元人民幣,和上年同期的2980萬元人民幣相比增長15.4%。但是依舊杯水車薪,解不了蘑菇街虧損的難題。

面對依舊虧損的蘑菇街,市場選擇用腳投票。

在5月29日,蘑菇街發布了020財年第四季度及全年業績報告的當天,其股價震蕩,下跌12.3%。截止至6月2日,蘑菇街的股價為1.230美元,市值僅剩1.32億美元。遲遲難以盈利的蘑菇街,現在卻要拆了東墻西墻,去押注直播電商這一個風口。

裁員、降低研發成本,縮減開支

裁減員工,高管出走成了上半年蘑菇街的主旋律。

根據36氪消息,在今年四月份的員工內部信中蘑菇街CEO陳琪宣布,蘑菇街新一輪的裁員計劃即將進行,裁員人數達到140人占比14%。

蘑菇街在財報里解釋到,人員優化屬于正常調整,蘑菇街聚焦于直播電商業務,所以要優化掉非強相關的業務。

而在此前,除了基層員工的變動之外,蘑菇街還出現了高層人事動蕩,一個月左右的時間里,蘑菇街有3名高管離職。

2月28日蘑菇街高級副總裁曾憲杰因個人原因離任;3月31日蘑菇街CFO吳婷婷因同樣的原因離職;緊接著蘑菇街“all in”電商平臺的資深副總裁、直播業務負責人金婷婷也已經在3月31日辭職。

蘑菇街的極力節流,也在財報中有所表現出來,一系列支出都有明顯縮減。

蘑菇街2020財年第四季度財報顯示,蘑菇街的銷售及推廣費用為7820萬元人民幣,和上年同期的1.782億元人民幣相比減少56.1%;研發費用為3280萬元人民幣,和上年同期的5720萬元人民幣相比下降42.6%;一般及行政費用為1150萬元人民幣,和上年同期的4680萬元人民幣相比減少75.5%。

從蘑菇街對其他方面的壯士斷腕舉動,不難看出其對直播電商已經是竭盡全力在狂奔。而對電商直播抱著期望的蘑菇街,是成功還是失敗決定著其接下來的命運。

難攪動直播風云

備受失意輾轉反側的蘑菇街,想要重新回頭撿起直播。

蘑菇街在2019年5月開始,連續推出的“候鳥計劃”、“雙百計劃、”以及“星啟計劃”,都意在對主播的招募與孵化,以及對現有的主播進行扶持。

在第四財季的財報中數據顯示,蘑菇街的GMV達到24.20億元人民幣,同比下降33.8%。其中直播業務相關的GMV達到15.81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54.1%,占比達到65.4%。

可以看出蘑菇街對于直播業務的扶持力度之大。只是,盡管GMV較為可觀但并沒有轉化為蘑菇街實打實的營收,在第四財季蘑菇街的營收僅為1.19億元人民幣,和上年同期相比下滑45.3%。

同時,在蘑菇街對直播電商淺嘗輒止之后,其他的虎視眈眈的對手早已經搶占地盤。

目前的直播帶貨領域淘寶、快手、抖音已經形成三分天下的局面,相關數據顯示,淘寶直播電商GMV在2019年達到2000億元,快手直播電商GMV達到1500億元,抖音直播電商GMV達到400億元。

和這些強勢的對手相比,無論是在體量還是引流上蘑菇街并沒有突出的優勢。而急于抓住直播風口的蘑菇街,選擇對直播繼續砸下重金。

5月28日,蘑菇街在線上召開2020年中直播合作峰會。蘑菇街CEO陳琪表示,平臺將會每個月支付給蘑菇街主播3萬元底薪。同時,商品如果符合蘑菇街的招募條件,將會給予品牌商或者廠商一年平臺免傭或者包銷的待遇。

對接下來的電商6.18大戰,蘑菇街可以說不停地招兵買馬。而想要通過直播從眾多對手中突圍的蘑菇街,勢必要面對一場苦戰。

小結

蘑菇街作為眾多后起之秀的前輩,踩準了一個又一個的風口,但即使是這樣,蘑菇街至今仍然處于虧損的狀態之中。急于趕風口的蘑菇街就像是扔了螃蟹,又轉頭去抓蝦,但是到頭來只能是一通抓瞎。

現在蘑菇街又想在直播電商這一風口中,撿回一塊地盤求得生存。然而現在已經不是草莽時代的電商時期了,蘑菇街昔日“電商第四極”的光環正在逐漸消失,怎么在時代大浪中生存已經是蘑菇街迫在眉睫的問題。

文/劉曠公眾號,ID:liukuang110

本文來自劉曠投稿,不代表錦鯉財經立場,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uuhtrq.icu/kol/9298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聯系我們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捕鱼达人千炮版 7码四中四 钱龙捕鱼试玩 真人麻将下载手机版 江西11选5彩票遗漏 深圳福彩35选7走势图 机器人股票行情查询 股票股票推荐 湖北十一选五最新开奖结果 江苏七位数开奖结果 真实手机捕鱼游戏 棋牌官网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北京福彩快乐8怎么玩 意甲盟友球队 好玩的手机棋牌游戏 今天的股市行情及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