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眾泰們吹響汽車行業的“死亡”號角

“倒下”的不僅僅是眾泰。

能不能開上蘭博基尼,就看眾泰的了,而現在你的夢想可能要涼涼了。因為曾經風光一時的眾泰汽車,已經走到了停產停業接近破產的局面。

近日,眾泰汽車宣布,眾泰汽車湖南生產基地的全體在職員工放假時間延期到2021年6月30日。這意味著,停產將會成為眾泰汽車湖南基地的長期狀態。

在6月22日晚間時候,眾泰汽車發布2019年年報,報告期內實現營業收入29.86億元,同比減少79.78%;虧損111.9億元,全年的虧損額已超公司的總市值。公司的股票于6月23日停牌一天,6月24日起復牌,并實施退市風險警示處理。

來源:眾泰公司公告

近兩年,國內汽車市場風云突變,造車新勢力如雨后春筍般冒了出來,導致汽車市場競爭進入白熱化,讓那些本身就處于淘汰邊緣的車企處境更加艱難。疫情期間,“倒下”的不僅僅是眾泰。

汽車衰退潮

2020年,眾泰汽車仍在繼續虧損。2020年一季度,公司實現營收2.09億元,同比下滑94.71%,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損4.17億元,同比下降494.1%,現金流為負9.62億元。

無獨有偶,最近一年,力帆汽車的經營狀況持續惡化。6月18日,力帆股份發布公告,公告顯示,公司涉及訴訟已達392件,涉及金額29.06億元。這近30億元的債務幾乎要壓垮力帆。根據業績報告顯示,2019年全年力帆實現營收74億元,同比下滑32.35%,2020年第一季度實現營收5.6億元,同比下降74.88%。

現在眾多國產汽車面臨巨大危機,因資金問題多家車企已陷入停滯。缺錢的日子確實很不好過,大量員工維權討薪事件爆發。

眾泰汽車多次遭遇員工集體討薪。根據多家媒體報道,2020年以來,眾泰汽車多次被曝欠薪。在欠薪數月以后,眾泰汽車更是推出給員工放假1年的方案,讓員工待崗到年底。

值得一提的是眾泰汽車的董事長金浙勇也被法院出具限制消費令。

另外據媒體報道,造車新勢力拜騰汽車已拖欠包括總監級別在內的員工近4個月薪資,涉及人員近千人。由于經營困難,為降低成本,拜騰汽車做出延期發放員工薪資的決定。

拜騰CEO戴雷在2019年11月曾表示,“大多數造車新勢力企業肯定是不能活下去的,因為消費者不需要這么多的品牌選擇,市場空間沒有那么大。而且造車新勢力還要重資產,最后跑出來的也就幾家。”

只是沒想到這場淘汰賽來的這么快。進入2020年,造車新勢力集體“熄火”,車輛未開始生產就面臨洗牌命運。資本環境發生巨大變化,投資者對于互聯網造車的投資項目變得無比謹慎,新勢力車企融資困難,經營問題逐步突顯。

目前天津博郡汽車基本已放棄造車項目,并啟動全員待崗措施;江蘇賽麟汽車受到公司經營、董事長被舉報等時間影響也陷入困境,如果無法短期內獲得運營資金,公司將無以為繼。

造車的瘋狂浪潮基本結束,疫情期間進行大洗牌,車企進入兩級分化階段,無法獲得外部資金支持的車企,或將在2020年集體倒下。

但在這種情況下,仍舊有很多造車企業似乎依然美麗。

6月22日,福布斯中國發布“2020中國最具創新力企業”榜單,共計提名50家中國本土企業,其中新能源汽車領域有寧德時代、蔚來、比亞迪入選。

“筑夢”不歸路

蔚來汽車是唯一上榜的造車新勢力,據披露蔚來汽車在2019年的研發費用從2018年的約40億人民幣增加到44.3億人民幣。據蔚來官方介紹,在技術創新方面,蔚來擁有1200多項專利,已在59個城市建立了134個換電站。日前蔚來汽車獲騰訊投資1000萬美元,無疑是對蔚來的前景的肯定。

比亞迪則是國內車企申請專利數量第一名。作為一家以電池起家的汽車生產企業,比亞迪在動力電池方面具有著先天性的優勢,比亞迪的“刀片電池”稱得上是新能源汽車安全痛點的“終結者”。

反觀眾泰,在眾泰身上,“抄襲”已經成為它根深蒂固的標簽,不可否認的是,這樣的“逆向研發”確實為它取得了一段高光時刻,但這種“拿來主義”并不能積累自身優勢。

眾泰靠這種走高端模仿秀的經營策略,的確切中了不少“顏值粉”消費者的需求。其中靠“抄襲”走紅的“保時泰”,在汽車圈更是“享譽盛名”。

2013年眾泰推出T600,這款車型由于酷似途觀和奧迪Q5,使廣大消費者對國產車的印象為之震驚而取得了不錯的成績。可能這讓眾泰嘗到了甜頭,于是在模仿的道路上越走越遠。直到2016年推出模仿保時捷的的SR9,此款車型一經上市,徹底打響了“保時泰”的名聲。

據說此款車型上市3天,訂單就突破2萬,更是到了一車難求的境地。

“保時泰”SR9女神版內飾

不過,依靠“高端借鑒”取得明顯的成果后,實則并沒有積累自身優勢,反而沉浸在這種成就中。但更重要的是,靠“抄襲”發家的眾泰,顯然并沒有做足功課,抄了樣子,卻忽視了“里子”,接二連三引發的質量問題,成了眾泰的首要致命傷。

成也模仿,敗也模仿。

此波危機,盡管眾泰汽車將虧損歸結于市場和疫情的影響,但其虧損原因與其產品問題導致的銷量下滑、經營陷入困境不無關系。

在中國汽車發展的道路上,拿來主義是攫取利潤的不二法寶,尤其是中國合資車企股比限制的政策紅利下,讓不少國產車企躺著賺錢。不過,隨著中國合資車企股比限制逐步取消,國有車企的好日子正逐漸消失。

風口驟然停止,飛到天上的豬被狠狠地摔在地上。

雖然紅利消失,但拿來主義并未消失,“PPT”造車近兩年充斥著人們的視野,所謂的“PPT”造車指的是那些一款量產車都沒有,但是,做出來的PPT吹的很厲害,能夠吸引風投的造車企業。造車新勢力有水平的寥寥無幾,大多都是靠著政策過日子。

疫情影響下,不管是燃油車還是新能源汽車都迎來了嚴酷的寒冬季。

中金公司認為,尾部車企在低銷量之下難以實現規模化并維系后續研發投入,或面臨加速出清。

還能撐多久?

沒有匠心精神的車企,沒有活路。

6月10日,特斯拉的市值超越豐田的市值,有很多分析師認為汽車行業迎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全球最能賺錢的汽車公司被一家10年內一直虧損的公司趕超,不僅僅是豐田該冷靜,全球的汽車企業都應該好好的審視一下。

馬斯克為百年汽車產業帶來了質變。

反觀中國車企,近日,力帆汽車發公告稱,將在2020年7月1日起開始召回共計3651輛650EV300純電動汽車,召回起因為650EV300車型的動力電池包存在磨損所致的短路隱患。至此力帆汽車在過去兩年中累計召回的電動車已經突破1萬輛。力帆汽車一直在泥沼中掙扎。

目前汽車產業加速向互聯網、IT產業靠攏,研發節奏加快,以現在的流行趨勢,靠模仿已經跟不上產業發展節奏。簡單的道理就是,如今市場產品迭代的速度太快,你還沒模仿出來,這股潮流已經悄然過去。

歸根結底,造車是一種實力的體現,風雨飄搖的日子,更是考驗各家車企的實力。

此前J.D.Power亞太汽車市場預測總監曾志凌、理想汽車創始人李想都一致認為:“中國的造車新勢力,最終能活下來的不會超過3家。”

還記得去年3月,創投圈的大佬,基石資本董事長張維曾發表署名文章,其尖銳的指出,新能源汽車和智慧駕駛領域是汽車領域無可爭議的方向,然而在中國并沒有任何一家新能源造車企業值得投資。

原以為2019年就是造車新勢力的生死之年,未曾相關它們中的大多數都拖著“病體”熬到了2020年。想實現彎道超車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不是僅僅靠補貼和政策就能一蹴而就的。

疫情的催化,無論是傳統車企還是互聯網車企都將上演末位淘汰制,無論如何,造車都非坦途,面臨的壓力和問題會永久伴隨,造車這項“長跑”也只有階段性的臺階,終點很遠。

歪道道,互聯網與科技圈新媒體。同名微信公眾號:歪道道(daotmt)。本文為原創文章,謝絕未保留作者相關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轉載。

本文為錦鯉財經平臺原創文章,作者:歪道道,文章不構成投資建議,未經授權,嚴禁轉載。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聯系我們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捕鱼达人千炮版 河北十一选五口诀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可靠 浙江体彩6十1走势图 广西快三直接开奖现场 今日股市最新消息上证指数上证指数2020年预测 天津快乐10分杀号预测 燕赵风釆20选5走势图 pk10冠亚和值全包法 七乐彩组号的独门技巧 网易的新马快乐8 河北20选5幸运之门 江苏快三官网 宁夏11选5走势图爱乐彩 湖南快乐十分彩一定牛 张豹配资 黑龙江快乐十分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