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安信與360的恩怨情仇:A股決戰企業安全

在中國數字化、在線化進程加速的歷史進程中,奇安信大有可為。而它一旦抓住了機遇,或許就有可能成為下一個企業級巨頭。

配圖來自Canva

近日,奇安信通過科創板上市委會議審議,預計不久就會在科創板上市。

奇安信此次計劃募資45億元,擬全部投資于科技創新領域,包括網絡安全行業中新興的云安全、大數據安全、物聯網安全等領域,剩余部分補充流動資金。

說起奇安信,可能很多人都覺得陌生。但提到奇安信的前身360企業安全,大家就會恍然大悟,它原來也曾是360集團的一分子。

奇安信和360之間的恩怨

事實上奇安信和360之間的糾葛非常復雜,就像齊向東和周鴻祎之間糾纏不清的恩怨。

2003年已經做到新華社通信技術局副局長的齊向東,受周鴻祎之邀,毅然放棄了新華社的廳級身份,上任3721總經理。

齊向東加入當年,3721以2.1億美元被雅虎收購,并改名“雅虎助手”。收購完成后,周鴻祎加入雅虎中國并擔任總裁,齊向東則為雅虎中國區副總裁。

2005年,拿到最后一筆收購金的周鴻祎果斷離開雅虎,齊向東也一并離開。這一年,齊向東創立了360,一年后周鴻祎全力投資360,成為360的董事長。

之后周鴻祎和齊向東兩人繼續保持親密無間的合作關系,一起克服了不少難關,直到“3Q大戰”落下帷幕。2014年,360依判決賠償騰訊500萬元經濟損失,“3Q大戰”以360落敗告終。

這是360發展的重要轉折點,可能也是周、奇二人開始“分家”的起點。

在此之后,周鴻祎推動360與酷派成立合資公司,全力發展C端的互聯網硬件。

齊向東則建立了360企業安全集團,出任董事長,全力發展B端業務,并且不斷減持360的股份。

到2016年,360從紐交所完成私有化退市,周鴻祎的股份從17.3%增加到22.3%,而齊向東的股份則由8.1%下降到2.2%。從這時開始,關于周、奇分家的媒體言論越來越多。

一直到2019年4月,三六零集團宣布,以37.31億元將其所持有的奇安信22.59%股權轉讓給中國電子信息產業集團有限公司旗下公司,并收回給奇安信的360品牌授權。

至此,奇安信和360的分家徹底完成。

同時奇安信和360的競爭也逐漸公開化,在2019年8月,360主辦的第七屆互聯網安全大會(ISC2019)上,周鴻祎對外宣布:“很多人以為我們放棄企業安全,不是的,我們會重返企業安全。”

也就是說,奇安信和360會展開同業競爭,而齊向東和周鴻祎這兩個一同攜手奮斗了十幾年的好戰友,注定要反目成仇。

B端市場奇安信更勝一籌

在體量和名氣上,奇安信無法和360相提并論。

奇安信此次計劃發行不超過10,194萬股,按照發行后總股本不超過67,961萬股,募集45億的情況來算,奇安信發行后估值約300億元。相比之下,目前360的市值依然超過1200億元。也就是說,目前奇安信的市值,不到360的四分之一。

但齊向東領導奇安信在政企網絡安全賽道中深耕多年,奇安信已經奠定了業界領先地位,并且依然保持著極高的增長速率。

招股書顯示,在2017年、2018年、2019年三年內,奇安信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為8.21億元,18.17億元、31.54億元,年均復合增長率高達95.98%。

同時,2019年360將手中的奇安信股份轉賣給中國電子信息產業集團有限公司旗下公司,意味著奇安信轉換門庭變成了國家隊,90%的中央部委、央企、大型銀行成為了它的客戶。

相比之下,高度依賴C端市場的360,從2019年開始發力做B端服務,想短時間內在政企網絡安全領域趕超奇安信,并不現實。

2019年奇安信實現營業收入31.54億元;360營業收入同比下降2.19%,B端業務占比不到4%,安全及其他業務收入為4.73億元。在B端市場中,兩者的差距非常明顯。

而且,近期360選擇進軍B端政企網絡安全市場,更像是與奇安信分家之后的“怒而興兵”,缺乏長遠規劃。360做B端網絡安全,唯一的依仗在于“360安全大腦”,而這也還是C端積累的老本。

總之,在B端的賽道上,目前依然是奇安信更勝一籌。

在B端孤注一擲的風險

對比360,當前奇安信在B端網絡安全領域優勢明顯。但奇安信的競爭目標從來都不是360,甚至也不是其他傳統B端網絡安全巨頭。

政企網絡安全領域現在的龍頭是深信服,2019年實現營收45.9億元,同比增長42.35%。而奇安信2019年實現營業收入31.54億元,同比增長73.58%。若奇安信繼續保持高速增長,超越傳統巨頭也只是時間問題。

而奇安信保持高速增長將是大概率事件,因為它并沒有打算放緩快速擴張的步伐。

看到奇安信的招股說明書,就很難忽視其2017到2019年,3年累計近20億元的高額虧損,但這個虧損確實是戰略虧損。在招股說明書中,奇安信對此披露:“公司的虧損主要是選擇了高研發投入且人員快速擴張的發展模式。”

具體而言,從研發投入比來看,奇安信2017年到2019年三年累計研發投入占收入比高達41.54%。

網絡安全行業較為重視研發投入及研發人員的儲備,研發費用的主要支出為研發人員的職工薪酬,2019年,同行業可比公司研發人員職工薪酬占研發費用的平均比例為 75.16%,而奇安信的研發人員職工薪酬占研發費用的比例高達 82.22%,這也是因為奇安信研發人員平均薪酬高于同行業可比公司平均水平。

總之,高薪酬、高研發投入、高速擴張給奇安信帶來了巨額虧損,而奇安信短期內并沒有降低擴張速度的計劃。

短期內,奇安信的虧損將會是填不上的大窟窿。在招股書的虧損風險提示中,奇安信有披露,預計2020年1-6月,其扣非凈虧損將大幅擴大致7.6億元到8.6億元,接近其2018年的全年虧損,并且預計未來仍可能持續虧損。

而其上市募集的45億元,絕大部分都會投入到新領域的投資中,剩余部分才會用于補充流動資金。

看起來,奇安信對政企網絡安全領域的投入稱得上是孤注一擲,想要壓上全部身家賭出一個大好前景。

新時期下的新機遇

奇安信的這場豪賭風險較高,但它并非毫無勝算。

年初疫情爆發以來,在線辦公、在線教育、在線醫療、電商平臺等業務需求激增。不僅如此,事實上社會整體的在線化進程都被按下了快進鍵。而在這種情況下,網絡安全的重要性就會越來越凸顯。換言之,網絡安全也成了新的風口。

就像近期騰訊首席運營官任宇昕所言:“經過這次疫情,中國不再有純粹的傳統產業,因為每個產業都或多或少開啟了數字化進程……而網絡和信息安全將是智能數字社會的護城河。”

面對如此歷史機遇,奇安信積極進取。如在防疫期間,奇安信子公司云安寶提供的大數據安全融合分析平臺——防水堡,有效解決了不同系統數據的安全融合和隱私保護問題,助力企業順利實現復工復產,并受到了多個政府部門的感謝。

顯然,在中國數字化、在線化進程加速的歷史進程中,奇安信大有可為。而它一旦抓住了機遇,或許就有可能成為下一個企業級巨頭。

文/劉曠公眾號,ID:liukuang110

本文來自劉曠投稿,不代表錦鯉財經立場,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uuhtrq.icu/kol/9464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聯系我們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捕鱼达人千炮版 宁夏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澳洲幸运8中国体育彩票 一分快三计划app 股票app软件 湖南快乐十分投注网址 青海快三今日出好预测 乌鲁木齐股票配资公司 5分极速6合规律 宁夏11选5软件下载 3d杀码家彩网 吉林快3投注图 陕西十一选五任二遗漏一定牛 浙江6+1体彩19032 福彩3d今天试机号和金马 极速11选5走势图90秒一期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