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地下,馬斯克和貝佐斯終有一戰?

一個是領軍新能源汽車的硅谷鋼鐵俠,一個是掌握全球最大電商的華爾街老炮,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兩人卻因為對“航天事業”的共同愛好,而“戰”在了一起,開啟了多年的“隔空罵戰”模式。

如果你在推特關注埃隆·馬斯克的話,就會知道他是有多么熱愛“惹是生非”。

最近,馬斯克又抓住一次機會,對著 “老冤家”貝佐斯使用了嘲諷的技能。馬斯克在轉發一則“亞馬遜收購自動駕駛公司Zoox”的新聞里,稱這位全球首富是一只“抄襲貓”(copycat)。

“貓”的意思在中文語境下跟“狗”差不多,作為吃瓜群眾的我們該如何理解這段“公案”呢?

馬斯克之所以用“抄襲貓”來嘲諷貝佐斯,一方面是馬斯克去年在嘲諷藍色起源的太空互聯網計劃時就已經用了這個梗;另一方面是亞馬遜收購的這家Zoox,在一年前被特斯拉起訴,內容是Zoox和它從特斯拉挖走的四名員工竊取了其大量的商業機密和技術文件,最終以Zoox敗訴賠款,最終達成和解告終,而現在亞馬遜收購了Zoox,自然成了馬斯克嘴里的“抄襲者”。

現在,曾經的小對手投入了實力更強大的對手的懷抱,馬斯克內心應該是非常不爽。

就在六月初,因為聲援一個觀點相同、但被亞馬遜拒絕出版有關“辟謠”新冠病毒作品的作家,馬斯克就直接在推特炮轟貝佐斯,稱這一行為是“瘋了”、“亞馬遜的壟斷是錯誤的”,還建議“是時候分拆亞馬遜了”。

可以看出,馬斯克對于貝佐斯和亞馬遜是相當氣憤和不滿的。要知道,挑起“壟斷”和“拆分”話題,在美國本身是一件非常嚴重的事情了。當天,特朗普也公開指責亞馬遜導致諸多美國零售商破產,馬斯克的挑釁更有推波助瀾的嫌疑,當天亞馬遜股指收漲下跌0.72%,總市值蒸發了88億美元,貝佐斯身價也少了近10億美元。

事實上,兩人結怨已久。一個是領軍新能源汽車的硅谷鋼鐵俠,一個是掌握全球最大電商的華爾街老炮,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兩人卻因為對“航天事業”的共同愛好,而“戰”在了一起,開啟了多年的“隔空罵戰”模式。

偌大的太空,容不下兩家民營航天公司?

同是太空探索愛好者的貝佐斯和馬斯克,兩人似乎還度過了一段相對友好的蜜月期的。

貝索斯早在2000年就成立了商業太空運營業務公司藍色起源(Blue Origin)。2002年,在與俄羅斯方面談判準備購買火箭技術失敗之后,馬斯克創立了自己的太空探索技術公司(SpaceX)。

2004年,處于發展初期的藍色起源和SpaceX,都還未意識到對方將成為此后最大的對手。這一年,馬斯克和貝佐斯還單獨吃了一次飯,據說席間兩人相談甚歡。

但事后人們發現,罅隙已現。馬斯克談及這次碰面,大談貝佐斯搞錯了火箭技術,還說自己的建議都被無視。當貝佐斯在推特深情記錄“這是我和我最好的朋友在約飯”之后,馬斯克立馬打臉回應,“你還是刪掉的好。”

兩家公司的競爭便逐漸顯現。先是藍色起源大手筆挖走了SpaceX的頂級專家雷·米耶科塔Ray Miryekta,拉開了貝佐斯與馬斯克紛爭的序幕。當時,內心受傷的馬斯克一度在公司內部設置郵件顧慮器,來提防對手的挖角行徑。

2013年,雙方又在租用NASA開放的肯尼迪航天中心39A發射臺上展開爭奪,最終以SpaceX簽下20年排他性租約而獲勝。此后,雙方就在一切可能的機會里開始了對對方的冷嘲熱諷。

在2015年藍色起源完成可重復火箭回收時,貝佐斯稱贊為“稀奇了,火箭回收”,馬斯克則忍不住回應,這有啥稀奇,我們家火箭三年前就可以了。同年12月,SpaceX成功回收首個軌道級火箭助推器,貝佐斯“點贊”送祝福,不過暗諷SpaceX是后來者。馬斯克怒懟貝佐斯“刻薄至極”。而后來馬斯克在接受BBC采訪時被問起貝佐斯,他直接無視地回應到“這人是誰?”

在去年2月一次采訪中,貝佐斯回應馬斯克想殖民火星的太空目標,稱其計劃非常“沒勁”,“如果想去火星的話,不如先去珠穆朗瑪峰山頂住個一年,相比火星,那里簡直是天堂”。

這種明里暗里的隔空互懟,一直持續到現在。不過,無論從輿論造勢,還是從實際的商業進展來說,馬斯克的SpaceX都要力壓貝佐斯的藍色起源一頭。

根本上,這與兩位創始人的行事風格有關。馬斯克大膽激進,性格灑脫,可以為了測試逃生系統炸毀一枚價值6000萬美元的火箭。貝佐斯則是老派作風,信奉“慢就是順,順就是快”的至理名言,每年自掏10億美金的腰包支持太空探索,但藍色起源在發射次數上遠遠落后SpaceX。至今,SpaceX已經完成70多次商業火箭的發射任務。

現在,兩家公司在太空互聯網計劃、登月計劃上面展開競爭。

馬斯克為SpaceX創建星鏈計劃(Starlink),計劃將1.2萬顆通信衛星發射到近地軌道,現在成功上鏈衛星總數達到538顆,而計劃上鏈衛星要增加到4.2萬顆,野心不可謂不宏大。而藍色起源的衛星發射計劃Project Kuiper,計劃發射3236顆寬帶通信衛星至近地軌道,為偏遠地區提供高速互聯網。

但顯然,無論是發射數量還是發射進度都遠遠低于星鏈,難怪被馬斯克嘲諷為“抄襲”。

而在探月工程方面,SpaceX和藍色起源以及另外一家Dynetics公司同時拿到了NASA的巨額訂單。SpaceX準備采用自研的大獵鷹火箭(Big Falcon Rocket),候選著陸器也是自研Starship星際飛船。5月底,SpaceX的龍飛船成功完成首次商業載人航天發射,給了馬斯克更多的信心和征服太空的勇氣。

而藍色起源提出了“藍月亮”(Blue moon)計劃,目標是要在月球上建立永久性的人類定居點,并且在未來五年之內展開登陸月球任務。但本次藍色起源是依靠復合團隊中標,因為和另外三家公司一起合作而實力大增,被稱為“國家隊”。這讓這次角逐充滿懸念。

現在,雙方誰能最終入選NASA的登月方案,成為未來決定雙方在太空探索計劃上面能否領先的重要契機。

不管結果如何,在為“上天事業”操心不已的這幾年里,馬斯克和貝佐斯的“仇怨”是越積越深。正如開頭我們看到的,馬斯克不依不饒地將戰火燒到了自動駕駛領域。

自動駕駛賽道里,殺進來一個強對手

疫情之前,Zoox這家自動駕駛領域的明星創業企業,根據融資情況,估值已經達到32億美元。而現在貝佐斯以超低打折價的12億美元就將Zoox收購到手,可謂是買到即賺到。

亞馬遜在自動駕駛和電動汽車領域的頻頻出手,再一次觸動了馬斯克的敏感神經。馬斯克直接站出來,再次指責貝佐斯“抄襲”,一方面有電動汽車行業大佬的底氣,一方面也視亞馬遜可能成為未來可能的強勁威脅。

而事實正是如此。一向低調的貝佐斯早已在亞馬遜中布局自動駕駛多年。除了自己悶聲研究自動駕駛相關的技術而且專利申請還不少,亞馬遜之前還花費5億美元投資了電動皮卡新創業公司Rivian,甚至一下子給到了10萬輛卡車的訂單。

Rivian本身就是特斯拉發展皮卡項目上的強勁對手,亞馬遜的大力扶持,更是讓雙方的競爭進入白熱化。馬斯克也自然會將亞馬遜視作自己的直接競爭者。現在,亞馬遜成功收購Zoox,就讓這一對立更加明顯了。

據媒體報道,亞馬遜在收購Zoox之后,每年至少還要投入20億美元才能讓Zoox的自動駕駛技術從實驗室走進現實。而最終的回報也將非常豐厚。分析師預計,如果利用Zoox的現有技術,可以開發出更高效的配送網絡,每年為亞馬遜節省200億美元的物流成本。

現在的現實情況是,特斯拉的自動駕駛現在仍然是L2級別的輔助自動駕駛。盡管馬斯克已經多次承諾,至少今年年底前可以實現L3以上的完全自動駕駛,但這一功能似乎仍然看不到希望。與此相應的是馬斯克推進的百萬自動駕駛出租車計劃,而現實困難是一方面特斯拉并沒有拿到監管部門的批準,另一方面,特斯拉似乎還沒有證明這些車輛可以完全勝任更復雜的城市道路。載客服務的安全性,始終是特斯拉繞不開的一個門檻。

而亞馬遜所要布局的無人駕駛物流車和最后一公里的配送車輛則沒有這一風險,這其實是給了亞馬遜一次更好的“彎道超車”的機會。

而如果亞馬遜一旦獲得出租車商業運營許可,通過Zoox布局無人駕駛的出租車車隊,那將成為特斯拉不能輕易忽視的新生力量。而現在在這條賽道上,已經上場了Waymo、Uber這樣的選手,還有來自中國的AutoX、小馬智行,以及等著上場的Cruise等。

低調行事的貝佐斯雖然總是站不到輿論關注的聚光燈下,但架不住亞馬遜的電商業務帶來源源不斷的現金流,為他想要拓展的事業版圖添磚加瓦。

有錢任性,正是貝佐斯能夠讓馬斯克始終忌憚也難以真正甩掉潛在對手的重要原因。不過,馬斯克也已經走出因為特斯拉量產和私有化問題而頻頻落淚的低迷階段,現在迎來SpaceX和特斯拉發展的高光時刻。

實力相當,未來兩人的商業斗爭和隔空罵戰,自然還將繼續下去。

天上地下,兩人終于一戰?

現在來看,馬斯克的太空事業和地上的出行事業,都將不可避免地和貝佐斯的商業帝國發生正面沖突了。至于誰將取得最終的勝利,這還不太好說。

首先是雙方競爭的賽道都非常長。無論是太空探索,還是自動駕駛業務,都是具有長期增長潛力的商業領域。只要不出現致命錯誤,雙方都會獲得足夠的市場空間和業績回報。就如美國再次啟動的月球探索計劃,NASA也會平衡各家的參與份額,以避免一家獨大的局面出現。

此外,雙方的激烈競爭,反而會鞏固兩者在相關領域當中的頭部地位,而一些弱小的競爭對手要么被淘汰,要么會被迫站隊。市場競爭的殘酷之處就在于,兩個頭部對手的競爭,往往產生馬太效應,把行業的資源和收益都給集聚到頭部企業當中。

如果回到馬斯克與貝佐斯的一系列隔空罵戰當中,我們很難說清楚他們的種種言論是出于個性的“率直”使然,還是出于商人的“狡黠”算計,或者是兩者兼而有之。反正,馬斯克是從中受益良多的,而貝佐斯及其商業帝國也在這些口水戰中獲得了足夠多的關注。

盡管我們這么說有一點小人之心,但馬斯克這種商業界的“段子手”揭示出一種真相,就是廣大的人民群眾其實并不太關心技術上、商業模式上實現了哪些突破,而是更關心商業的世界里有沒有可以“消費”的故事產生。

人們大多數時候都是在為自己想象買單,而商業大多數時候就是創造這些可供想象的商品的。探索月球、殖民火星是一種想象力產品,而制造話題、調侃商業大佬則是另外一種,而馬斯克就是制造想象力的高手。

如果有一個按鈕,擺在馬斯克和貝佐斯的面前,只需按下自己眼前的按鈕,就可以讓對方的公司消失,你覺得誰會按下這個按鈕呢?

當這個問題擺在馬斯克面前時,馬斯克非常謙虛地承認他是不會按下的。因為他認為他們都是為人類的利益而推進航天事業的。而貝佐斯在被問到如何看待藍色起源和SpaceX這些競爭者的關系時,他更是大度的表示希望他們都能取得成功。

雖然這些都只是面對公眾說出來的場合話,但我們其實也不必直接質疑他們說這些的真誠性。因為在商業世界中久經考驗的兩位老同志,深知競爭對于企業發展的重要性。

而在自己所深耕的賽道里,能遇到一位棋逢對手的競爭者,也是一件幸運事了。沒事找事的“吵吵兩句”,雙方都能引發大眾的免費圍觀和無窮想象,何樂而不為。

本文來自腦極體投稿,不代表錦鯉財經立場,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uuhtrq.icu/kol/9478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聯系我們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捕鱼达人千炮版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 30选5今天开奖号码查询 江西快3的500期走势 陕西十一选五预测下期号码 20选5单期走势图 蓝筹股是什么意思 安徽11选5遗漏 湖北十一选五遗漏 排列五有走势连线的图 江西快3开奖数据 pk10赛车历史记录官网 七乐彩近30期开奖走势图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 太仓1号股票配资网 广东十一选五中奖金额表 股票开户